墨坛库 > 冤种是怎样炼成滴 > 第1章 第一章谢礼

第1章 第一章谢礼


阴沉沉的天空中,一坨坨乌云像很久没洗的被子一样铺在天上,自私的享受着唯一的热量来源。忽然袭来的冷风鞭子似的抽在乌云身上,它才舍得挪挪地方,不情愿的往边上靠着,伺机重新霸占那能带来温暖的太阳。

        枯黄的草地中间,若隐若现一条蜿蜒的小路,周围被刻意清理出一片空地,燃着一堆半死不活的柴火,却是这寒冷的流放路上,难得的温暖时刻。

        然而就是这一点点的暖意,也不属于刘蛮蔓,谁叫他们是被流放的犯人呢!

        离火堆最近的当然是押送他们这群犯人的差役了,稍微远些的是路上被家人打点过的人家。

        再远些的是手里有些家底的,到了最边上的,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人家。

        家里没权没钱,原本一个还算殷实的家庭,被一些大人物殃及了池鱼,生活一下子就从地面掉到了水里。不仅不能平稳的生活,还得挣扎着不被饿死。

        人家从天堂掉进地狱的,好歹享受过了。哪像她刘蛮蔓,一来就到了流放路上,还得个感冒发烧加贫血,走两步就喘,头晕眼花身子软。

        从京城出来到现在快一个月了,她都还没见识过这花花世界,没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朝代呢。只顾着晕晕乎乎赶路,她都害怕自己来个异界一月游就换地方了,到时候跟人吹牛逼都尴尬。

        “蔓儿,蔓儿,你怎么样,好点了吗?”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在刘蛮蔓耳边响起。

        “娘,我没事。”刘蛮蔓有气无力地安抚着她的泪包老母亲,两眼呆滞地望着天上霸占着太阳的乌云,现在的她就像一条木得灵魂的猫咪,拎起一根儿,放下一堆儿。

        娘亲田氏摸摸刘蛮蔓的额头,发现还是有些些的低热,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使劲攥了攥拳头,抬头望望天,跟边上靠着相公刘文清休息的儿子笑笑:“姐姐没事,越儿别担心。”田氏摸摸儿子消瘦的脸颊,盘算着等下找吃的时赶紧挖些药材给女儿退烧才好。

        这一路上公差一直催着赶路,天寒地冻的不想在路上过年。每次都是稍微吃点东西就启程了,两个孩子的脚丫上血泡都是破了又起,起了又破,原本白白嫩嫩肉嘟嘟的小身子,现在只能看到柴火棍儿样的胳膊腿,脸上大片的冻疮和尘土遮住了原本清秀可爱的容颜,新生的头发也都稻草般枯黄,她这当娘的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这是她曾经放在心尖尖的宝贝如今却落到这般田地……

        “哎哎,起来了起来了,那个赶紧自己去找吃的了,别一天天的就指望俺们给你们弄吃的,俺们也不容易,这大老远的……”差役远远地吆喝声惊醒了还处在混沌中的刘蛮蔓,她费尽的瞥了眼边上又在偷偷抹眼泪的娘亲,戴着枷锁脚链的父亲,和蜷缩在父亲脚边流浪狗一样的弟弟。

        刘蛮蔓挣扎着慢慢爬起来,不料却眼亲一黑一下子带进了一个略带温暖的怀抱,眩晕过后,她才看清抱着她的是母亲田氏。刘蛮蔓心中一软,一股暖流窜过心头。这是她的娘亲呢,一路上哭都只敢偷偷地抹眼泪,身上的厚衣服都给了她和弟弟,瘦小单薄的身子却要背着走累的弟弟,搀着意识飘忽的她,时不时还要看看戴着沉重枷锁的父亲。如今这幅模样,谁能想到田氏曾经也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小小官太太呢!

        说起官太太,刘蛮蔓对于他的便宜爹是怎么卷进后宫之争的那是一头雾水,现在的她没精力去问,她也觉得没必要去了解,毕竟结果已经是这样了。

        他们远离京城,就是有线索也没办法找了,更何况后宫之争这种没事都能找点事的地方,她真心觉得还是离得越远越好,毕竟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看出来她的便宜爹娘都不是那种汲汲营营之辈,对上后宫那种人精,估计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思绪万千,还是先应付好眼下的困境才对。

        刘蛮蔓稳稳心神,打起精神对田氏笑笑:“娘,你坐下歇会吧,我去找点吃的,马上就回来啦。”

        田氏不放心的看着刘蛮蔓苍白的脸色:“蔓儿啊,还是娘去吧,你身体不舒服。”

        说罢转身就要走,刘蛮蔓赶忙拉着田氏的衣袖,安抚的笑道,“娘,你去看看小弟吧,他这一路都没怎么说话,本来就内向了,再不跟人沟通,迟早要憋出病的。还有爹爹包手脚的布也得换了,越往西风沙越大,仔细沾了灰尘感染了。”

        说完不再等田氏的回应,刘蛮蔓略带慌张的蹒跚而去,她毕竟不是原装的,亏得从京城出来就身体不舒服,得以减少跟家人的说话,不然肯定露馅儿。

        她从原主那接收的回忆,不知道是身体不舒服的原因,还是怎么的,所有的记忆都是模模糊糊的。她不敢跟家人多说话,多接触。即便以后避不开,最起码能多拖延一段时间,等她身体好点了,也能随机应对,现在的她真的没那个精力去找借口。

        刘蛮蔓慌不择路的走了会,回头看看没什么人往这个方向来,她终于跌坐在地上,长长的舒了口气。

        摸摸自己的额头,还是有些些的低烧,眼睛看东西时不时的模糊,好歹感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优雅的问候了几声神仙,还是认命的爬起来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吃的和草药。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蛮蔓走的越来越慢,在饥饿和生病的双重攻击下,她的眼睛渐渐看不清了周围的景色,脑子宕机了,这时唯一还能工作的鼻子就变得格外敏感。

        忽然,她闻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烤肉味道,来不及多想,她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着味道散发的地方飞奔而去,她发誓,她中考时的百米冲刺速度都没有这次的快。

        当看到跳动的火苗和转动的烤肉那一刻时,刘蛮蔓的理智已经离家出走好远了,只见她一个饿狼扑食,就冲了上去,离烤肉还剩一根手指的距离时,她顿了一下,然后就只能眼看着那喷香的烤肉离她越来越远。

        良久才到“砰”的落地声,疼的刘蛮蔓瞬间蜷缩起来,像只煮熟的龙虾。

        理智回笼之后,刘蛮蔓这才看到袭击她的人,是烤肉边上站着的一个似人非人的生物。

        毕竟她现在眼睛看的不太清楚,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浑身长毛的两脚生物瞥了她一眼,随即弯腰拿起了火堆上边还在流油(猜的)的烤肉,对着她的方向狠狠地咬了一口,又像被烫到了一样,哈着气慢慢的咀嚼着。

        看到这一幕的刘蛮蔓眼睛都热了,顾不得腹部的翻江滔海,艰难爬起来往火堆这边走来,脚步中带着决绝。

        从她来到这个破地方没有一件顺心事,现在连只类人生物也敢欺负她。她今天还真的要做个恶人,去抢点吃的来。再不吃东西,她怕她走不到边关就要挂了。

        道德是建立在活着的基础上的。

        捂着腹部走到火堆边,刘蛮蔓终于看清了这个类人生物。准确来说他是个人,只不过穿了件毛茸茸的裘衣,还带了同款的帽子,脸上蒙了块面巾,只能看到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和浓密的眉毛。

        裘衣很长,一直快到脚踝,只漏出半截小腿和靴子。因此远远看去像个类人生物。

        也许是被刘蛮蔓恶狠狠地眼神震慑到了,也可能是看到这么冷的天气,这个女人只穿了几件单衣,乱糟糟的头发贴在脸上,衬托的眼睛更大也更没有精神,他甚至能看出她的眼睛已经不怎么聚神,被尘土掩盖的苍白脸颊上那薄薄的酡红。也或许是他对刚刚下意识踢飞她的歉意……

        总之,在刘蛮蔓走过来一把抢走他手里的烤肉时,他只是低着头愣着,在没有任何动作。

        忽然,他听到了在草地中行走的沙沙声,说明已经有人追来了。他下意识灭火,拎包,转身就走。猛然想起这边上还有个人,他看着她犹豫片刻,懊恼的揉揉头发:“罢了罢了,算我欠你的。”

        看着狼吞虎咽的刘蛮蔓,他弯腰两手扶着她的肩膀,也不管她有没有在听:“一会有人来了,你就说看见我往那个方向走了。”

        说罢,从身上摸出一粒药就往刘蛮蔓嘴里塞,然后疾跑两步就凌空而起飞走了。

        刘蛮蔓从埋头苦吃的干饭人状态中看着他走远,赶紧停下来扣嗓子眼,她害怕他给的是毒药啊。

        然而,貌似已经晚了,药已经被她吞下去了。

        刘蛮蔓乐天派的想想,应该没事。毕竟她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肉了,长时间的挨饿,一下子吃这么油腻,等会肯定要吐得,那药应该也能吐出来吧。

        过个嘴瘾就行了,万一死了也是个饱死鬼。

        看着剩下的大半个烤肉,刘蛮蔓这才想起,她已经出来好久了,也不知道便宜爹娘弟弟怎么样了。

        刚准备往回走,就看到从前边的树林中窜出几个人。眼神警惕地看看周围,发现没有别人之后,放松了下来,看起来有些开心又有些失望。

        刘蛮蔓瞥了两眼这几个人,看起来他们也不像是缺吃的,才放心的护着衣服的肉肉往回走。

        几人中看起来像是头头的灰衣人眼看刘蛮蔓要走,边打量她边礼貌问道:“姑娘请留步,请问有没有在附近见到什么人?”

        刘蛮蔓看看他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灰衣人一看以为刘蛮蔓是个哑巴,于是比划着又问了一遍。

        眼看着避不过去,刘蛮蔓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耳边响起灰衣人的道谢声和离开时风吹衣服的咧咧声。

        这算是烤肉的谢礼。

        另一边一直等着刘蛮蔓回来的田氏,眼看着其他出去找吃的的人家都已经回来,自己家的蔓儿还没回来。

        田氏不放心,问了其他几家人之后,都讲没有见过她家刘蛮蔓。田氏急的眼泪在眼眶直打转,暗暗自责不该让生病的女儿去找吃的。


  (https://www.motanwx.cc/mtk97601173/42543906.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