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冤种是怎样炼成滴 > 第15章 第十五章房子风波

第15章 第十五章房子风波


第十五章房子风波

        双方对视良久,领头的男人忍不住先开口。

        “你们是什么人?”

        “房子主人!”

        刘蛮蔓看两位大美女都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那就由她这个小罗喽先招呼吧,上前一步走。

        “切,开什么玩笑!这块地方荒了这么久,从没听说过它是有主儿的!”

        “现在你看到了,它有主儿了!“凌雪不好解释,她昨天晚上才拿到这块地方。

        “谁能证明呢?万一是你们强占的呢。”有人不怀好意的说。

        “对对,万一你们是强占的,那就别怪我们辣手摧花,抢回来还给别人!”其他人附和。

        刘蛮蔓一听就知道他们想干嘛。

        借口他们才是强占的,一拥而上先把他们打倒。这样首先道义上他们是占理的,其次他们也知道眼前这几个女人孩子说的可能是真的,不然谁有毛病跑这荒郊野岭的来?附近又没风景,又没庄稼的,脑袋有病才会来这选房子!

        更何况这几个人一看就是细皮嫩肉的,娇生惯养的样子,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得罪了人,被贬来这里的,他们可是见了太多的!

        现在这周围又没人,那打倒了他们,兄弟几个不就……

        看着眉眼乱飞的对面几人,刘蛮蔓觉得他们已经用眼神将自己这边的人衣服扒光了。邪恶的眼神神态恶心的她想吐。

        “呕……”实在是对方眼神太过□□,刘蛮蔓一个没忍住真吐了!

        她好心疼昨天晚上吃的包子啊,还有早上吃的饭。

        早就手痒想放松下拳脚的凌雪,撕掉裙子下摆的一部分包在手上,她觉得这些人的眼神,连让她触碰他们都觉得脏!

        闻秋本想看看已经搭腔的小姑娘,想怎么解决这次的事情,对面这种人她早就见怪不怪了,连收拾的心都没有。

        而就站在刘蛮蔓背后的刘越昇,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些人的眼神可以这么肆无忌惮,连小小的他都能明显感觉到,他愤怒的憋着一口气,就差一步就要喷涌而出。

        悄悄从腰间拔出姐姐送他的小刀,他要用它狠狠的挖掉这些人肮脏的眼睛!

        双方蓄势待发,眼看一场混战就要爆发,处于风暴中心的刘蛮蔓还一无所知,她站在最前边,还在擦嘴巴。

        “你们丑到我的眼睛了!”刘蛮蔓睁眼说瞎话,“看,都丑吐了!”她指着地上的呕吐物。

        “这都是你们的错!想抢雪姐姐的房子还能原谅,用那种恶心的眼神侮辱姐姐们就不能原谅了!”

        她压根没把自己跟刘家小弟算在内,毕竟他俩现在还是小豆芽,能有什么姿色?

        喂!他们没想放过你!凌雪心中吐槽。碍于她不是那样的人,只能默默咽下。

        “噗哈哈……”闻秋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

        “妹妹,你还真是语出惊人啊,原来你这么喜欢看脸的吗!”

        刘越昇内心咆哮:姐姐!你清醒一点!这不是重点啊喂!

        就连对面几人都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

        “有这么夸张吗?”其中一人开口摸摸自己脸小声嘀咕,“就说长的没那么英俊,不至于把人丑吐了吧?”

        “所以,现在你们要补偿我!”刘蛮蔓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就罚你们给我们建房子!”她指着眼前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也不占你们便宜,木头砖瓦这些钱我们自己出。”

        说完露出一副我很公平,不喜欢占便宜的骄傲小表情。

        对面领头人到现在都还一头雾水,他们不是来撬墙角的吗?怎么突然就要给人盖房子了?究竟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的?

        “不对啊!你说这地方是你们的就是你们啊!有什么证据证明?”也有那机灵的反应过来,不接刘蛮蔓的话题,回到他们最初的目的上。

        “还有啊,你说我们把你丑吐了,我们还说你们长的寒颤呢!”这话说的同伴几个都回头看他,真是不要脸啊!比对面那小姑娘都能瞎扯。

        人家那长的叫寒颤,那他们这样的不得给人丑吐咯?嘶~,这么一想,好像人小姑娘说的也没错!

        看着己方几个兄弟露出他眼光高,这样的都看不上的眼神,他真是欲哭无泪。

        他是怎么混到跟这些人共事的?满脑子肌肉,被人忽悠了都不知道。他们最初看到这几个女人孩子的时候,是打算占地抢人的!

        “切。”刘蛮蔓不爽话题没转移成功,不过也不算没有成果,还拖延了时间,打消了他们看两位姐姐的眼神不是?

        “你们想怎样?”刘蛮蔓眼看忽悠不了,干脆挑明。

        “废话少说,老实把地交出来,至于你们,”对面一直清醒的男人也已经不耐烦跟他们废话,“还是乖乖留下吧,省得我们动手伤了你们。”

        男人扬起下巴,露出胜券在握的眼神。

        “跟他们啰嗦什么!”凌雪几次想动手,都被闻秋按住了,她想看看小姑娘怎么处理。

        果然没让她失望,她语出惊人的再一次让她见识到了她的不同,跟着她,她总是能让她无聊的日子过的开心点。

        现在发现对面已经按耐不住了,她也不再阻止凌雪动手。

        凌雪因为身份关系,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看她,或者说敢这样的人已经死了,她不屑于跟武力值和脑子不够用的人周旋,他们不配!

        然后就在刘蛮蔓从焦急到惊讶再到花痴的变化中,凌雪花了一眨眼的功夫,干脆利落的收拾完了对面几人!

        嗷嗷尖叫着跑到凌雪身边,刘蛮蔓满眼都是崇拜,正准备表达她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却被另一人的嗷嗷尖叫声打断。

        只见原本在她身后的刘越昇怒吼着,小小的身子迸发出超越他原本年龄的速度,一下子冲到已经倒地的几人身边,拿起小刀就往人身上扎。

        惨叫声惊醒了刘蛮蔓,她赶忙去拉起刘越昇,竟然发现自己拉不住他,他还在往那人身上扎!

        一边的凌雪也来帮忙,这才把刘越昇跟那人分开,刘蛮蔓看着他惨白的脸上点点鲜血,配着他猩红狠毒的眼神,这一刻她觉得刘家弟弟好陌生,一点都没有平时的乖巧安静。

        平复了好久,刘越昇才慢慢回复到平时的模样。在看看地上的人,已经浑身鲜血,哀嚎的声音也小了。

        闻秋蹲下非常熟练的检查了下这人的强势,发现并不严重,只是伤口有五六道,一直在出血,这才看起来有些吓人。

        刘越昇抬起有点僵硬的右手,看看一直紧握着的小刀,刀身布满血迹,鲜血还在顺着刀尖往下滴。

        他好像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一样,想扔掉刀子却又舍不得,只将头埋在了边上刘蛮蔓的肩上。

        感受到刘越昇微微颤抖的身体,刘蛮蔓抬起手轻轻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学着平时田氏的模样,慢慢安抚着他。

        一时间这块地方安静的就像没有人在一样。

        刘蛮蔓不知道刘家小弟经历过什么事,才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她无法责怪他伤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这样静静的抱着他。

        凌雪看了看刘越昇,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反倒有了一丝笑意。

        这才像个有血性的男子汉,都被别人骑到脸上了要是还没有一点反应,那她就得考虑下刘家老爹的家教了。

        她到不是在乎刘文清,她在乎的是刘蛮蔓在这样包子的家庭长大,会不会以后也变成这样……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哪怕想想都不行,就算她不是那个人,她也不允许!

        站在其他人身后的闻秋,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眼中闪过一抹苦涩。

        踢踢装死的几个人,闻秋蹲下,随手捡了跟树枝挑着领头人的下巴。

        “谁派你们来的?”

        “没……没人派我们来,是我们自己要来的。”

        “来干嘛呢?”

        领头人有些犹豫的张张口。

        “说!”

        闻秋用树枝往他伤口上戳。

        “啊……我说,我说,求你住手!”

        “废话太多。”

        “我昨天晚上看见毛七带人往这边走,以为这边毛七想要这块地,想挖开看看,我跟他不对付,就想跟他作对,他想要的我就偏不给他,谁知道今天一来就看见你们在这,想着……”男人偷偷瞟了一眼闻秋,下一秒就被摁上了伤口。

        “想着能把你们抓走卖掉再栽赃给毛七说他办事不地道强占良家妇女还霸占人家房子这样他就没有信誉我就可以一家独大!”

        闻秋还没讲话。跟他同来的其他人先炸了!

        “黑老二,你可真不是东西!”

        “你叫兄弟们过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就是就是!”

        “你只说让兄弟们把这边剩下的墙头撬了卖钱,可没说要抓人!”

        “你敢说你看见这三位姑娘没起过心思?”黑老二不服气的回怼。

        “我们……我……没有……”其中一人弱弱的回答,其他人看看闻秋她们,没敢开口,就显得这一人的声音大。

        他这一出声,连凌雪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不是她自恋,就她跟闻秋这样的都能有人看不上,除非他是瞎子!

        看到所有人的眼神都看着他,这人瑟缩了下,还是扭扭捏捏的解释了下。

        “我……我喜欢那个男孩!”

        众人惊讶的看向刘越昇,只见他听见这话表情瞬间凶恶起来,扬起小刀就要往这冲。

        尽管有些害怕,这人还是痴迷的看着这样的刘越昇。

        刘蛮蔓只好从后边抱住刘越昇,努力转了个方向,不让他看到自家弟弟,她也猜到这人估计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或者说是抖m体质,就是欠虐!

        就是不知道这人是天生的,还是在这里变成的,若是后者……她可得嘱咐家人好好看住自家弟弟了。


  (https://www.motanwx.cc/mtk97601173/42543892.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