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冤种是怎样炼成滴 > 第16章 第十六章免费苦力

第16章 第十六章免费苦力


闻秋一巴掌将这人的脸打歪了方向,纠结着该怎么处置这几个人,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好像太便宜了。

        凌雪倒是对这一幕没什么太大的感想,她见过更过分的,也更厌恶那个地方,对于救这几人她也没什么想法,已经教训过了她的气也撒完了。

        刘蛮蔓拉着再次平静下来的刘越昇,提议就让他们明年开春,土地解冻之后给他们建房子!

        其他人无所谓的点点头,她们对这个提议不可置否。身外之物两人都不是特别在乎,当然能过的舒服些,没人愿意委屈自己。

        躺在地上的几人看着说话的小姑娘,原来这才是做主的啊!

        暗暗悔恨自己倒霉,怎么就撞上了这几个活阎王,都怪黑老二,找的什么活儿,钱没搞到,还引火烧身,更可恶的这狗屎的是拿哥几个当枪使的!

        “那怎么保证他们明年会乖乖回来呢?咱们也不能挨个去找啊?”刘蛮蔓问。

        “简单。”

        闻秋不在意的挥挥手,不知从哪摸出一个瓶子,熟练的想捏住下巴往里灌,意识到这几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决定不脏了手,直接拿棍子敲伤口,等他们疼的张嘴叫,她趁机倒进去!

        刘蛮蔓看着她温柔慵懒的秋姐姐这一通熟练的操作,再一次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她是不是掉进什么不得了的窝里头了?怎么感觉身边没一个正常人呢?

        首先,她霸气酷酷的雪姐姐突然有了功夫,飘逸灵动,眨眼就搞定了坏人。

        狼口脱险那次,凌雪从马上一跃而下时她没看到,只知道一个旋身她就到了凌雪怀里,之后凌雪就没有动手了,所以她一直不知道凌雪是会功夫的!

        其次,平时要么补觉要么就安静待着的秋姐姐,一套审人灌药的动作干脆熟练。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技能,没事谁会去练这个呢!

        还有个重磅的,她家刘小弟,那可是从流放路一直都在一起的可爱小正太,虽然话不多,但是又乖又有毅力,当初流放路那么辛苦他都没吭一声,怎么瞬间就能拿刀扎人了呢?虽然她送他刀的本意就是为了让他防身的!

        就……她觉得她是不是穿越的姿势有问题,怎么就她自己是个普通人呢?她是不是得删号重开?

        摩挲着下巴还在考虑这个方法的可实行性,凌雪一把拍在她脑袋上。

        “这是什么不正经的姿势!站好!”已经刻在骨子里的礼仪,让她看到刘蛮蔓这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的眼疼,甚至让她有点怀疑是不是认错了。

        毕竟她已经死了!

        一下子站好的刘蛮蔓拉拉凌雪的衣角,指指不远处的几个黑点。

        “雪姐姐,又有人来了!”

        主要这块地实在是太偏了,周围除了背后靠的山,眼前可以说是一览无余,最近的房子都在好几里外。

        冬季的这里荒草都没几根,也不知道雪姐姐是怎么分到这个地方的!

        待几个黑点走进,众人发现这又是一伙手拿工具的人。

        “不是吧!又来!”刘蛮蔓无语的看着几人手里的工具,跟现在地上躺着的人拿的一模一样。

        刘蛮蔓一眼就认出了走在最前边的毛七,还未等她开口,地上的黑老二恶人先告状。

        “毛七你个混蛋,当初说好的一起做事,你为什么偷偷自己找人干!”

        毛七听见有人喊他名字,四处找找才发现躺在地上的黑老二。看到他这番惨相,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黑老二,你也有今天!你还好意思说我不够兄弟。当初咱俩不跟狗哥干的时候,狗哥让我们上交一半卖东西的钱,你丫跑得快,狗哥怎么折磨我的你不知道吧?是你小子先不做人的,现在遭报应了吧!”

        说完抬头恭敬的看着刘蛮蔓几人,弯腰拱手的行了个四不像的礼。

        “想必几位就是这块地的主人吧!我们是来帮忙的!”

        黑老二看着毛七这一番操作不明所以,暗暗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昨天看到毛七带的人是个魁梧大汉,一看就不好惹的,所以他才想来搞点破坏,让那人迁怒毛七,他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怎么现在听毛七的语气,这块地还真是眼前这几人的?他还以为她们只是无意中走到这里的,至于小姑娘说这块地是她们的,小孩子说的话谁会当真呢!他还说他是将军呢,也得有人信啊?

        “你现在来帮什么忙?这地都冻得梆硬!”刘蛮蔓无语的看着毛七,真是马屁都不会拍,你好歹来点实际的啊!

        闻秋看着刘蛮蔓的表情,抿唇直乐。没看出来小姑娘还有当贪官的潜质呢!

        毛七摸摸后脑勺,龇着牙傻笑。

        废话,他本来就是做个样子的!也没想干活,只是给那人有个好印象,以后说不定能捞点好处,他可是费了大价钱才抢来这个差事的!

        如果刘蛮蔓知道毛七的想法,肯定要吐槽他真是傻,那人是给她们几个找房子,那说明她们身份比那人高啊,就算巴结人也是巴结她们,怎么还反着去找那人呢!

        躺在地上的黑老二把几人表情看在眼里。

        这小姑娘这样怼毛七,他都没敢反驳,就知道傻笑,看来这人身份不简单,他这次是碰到硬茬子了,完了,全完了!

        要不还是现在赶紧溜吧?一动弹浑身疼,这才想起自己还受着伤,对了,还被喂了毒药,那……那彻底是没希望了!

        一直傻笑的毛七也累啊,无聊的到处乱瞅,这才看见黑老二竟然流泪了,真是天上下红雨了!

        “黑老二,你怎么回事,哭啥呢?”毛七当然不是关心他,只是好奇。

        “毛哥,你救救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毛七更诧异了,黑老二可从来没有喊过他毛哥,一般都是直接喊毛七的。话说这黑老二怎么会在这,还这么惨躺在地上。

        “你怎么会在这?这身伤势怎么来的?”

        “我……我……”黑老二后怕的看了一眼凌雪,支支吾吾不敢开口,谁叫他没理呢。

        “我来跟你说,是这么回事,巴拉巴拉……”

        刘蛮蔓看热闹不嫌事大,嘴快的把之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刚说完,毛七看黑老二的眼神都不对了,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呢!

        他不知道眼前这几位跟昨晚上那人是什么关系,总之肯定是有关系的!那人可是他都得供着的,他黑老二为了栽赃他,竟然调戏了他们。

        他可真是活腻歪了啊!

        眼看着这次黑老二落在自己手里了,毛七有了一个主意。

        “几位姑娘……”毛七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我是男的!”

        “几位贵客……”

        刘蛮蔓看看自己带补丁的衣服。

        “几位¥,能不能请您看在我主动为您做事的份上,高抬贵手绕过他一命!”

        饶不饶了黑老二,其实大家都无所谓,他们又不是杀人狂魔,出口不逊教训一顿就是了,更何况他们还被喂了药。

        刘蛮蔓只是震惊这毛七竟然把称呼糊弄过去了!

        “随便你了。”凌雪挥挥手。

        “那……解药……”躺在地上的黑老二忍着疼一骨碌爬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闻秋。

        闻秋被这眼神看的恶寒,随口回答。

        “不是毒药,是补药,回去多动动。”她有病吗,天天身上带着毒药?

        其他躺着的人一听,都不装死了,一溜烟爬起就跑,眨眼就没了踪迹,只有那个失血过多的跑的慢点。

        没走的黑老二根本不相信闻秋没给他下药,又没胆子再问,只能缩在毛七背后再等等看。

        刘蛮蔓看着毛七背后的黑老二,感叹这毛七还是有点手段的,这样轻而易举就能让黑老二欠他个人情,这可是救命之恩。

        还能给属下做个表率,看,跟着哥混,哥会在关键时候保你们的,收服人心有一套!

        这边跟毛七说好开春动工,刘蛮蔓拉着刘越昇和两位美女姐姐一起往回走。

        路上说起开工动土需要钱,凌雪张张口想说不用她们出钱。

        当初之所以这么约定是在试探她们,接触这么久以来,她知道大家都是可靠的,那么就没必要这样了。

        闻秋拉住凌雪示意她不要说,虽然她不知道凌雪究竟是什么身份,可以明目张胆闯军帐,可以任意指挥将士……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能给别人不劳而获的感觉,特别是小孩子!

        刘蛮蔓他们本就是借住,现在给他们参与一起筹钱建房子,那么到时候他们也会住的更自在些,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闻秋总是能在不经意的时候给人舒适。这是凌雪在之后听到她解释时的想法,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看来,能来到边关的人每个都有故事!

        说回赚钱的事,刘蛮蔓提议他们自己动手做假发。

        原材料的事她来想办法,秋姐姐看起来是懂行的,可以负责质量检测和发型设计。

        刘蛮蔓觉得美女都有自己的审美,雪姐姐和秋姐姐都是大美女,那么由她们来设计发型非常合适。

        至于编发网和挽发型,可以由田氏负责。她的手很巧,看看身上的补丁就知道了,这也是刘蛮蔓买了针线之后才发现的。

        销售的话,刘蛮蔓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之前有过生意往来的钱旺,长得一派风流公子样,一看就是个有钱的生意人。

        他们还少个人,就是负责洗头发的,这算是刘蛮蔓的私心,她不舍得让田氏,凌雪,闻秋或者是钱旺任何一个下手。

        冬天水凉,而且还要用皂角清洗头发上的油污血渍,这都很伤手,她舍不得美人颦眉,谁叫她颜控!

        当然做生意这事,暂时只是他们几个知道,还没征求田氏跟钱旺的同意。

        快要到闻雅苑时,刘蛮蔓不再纠结生意的事,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刘越昇的心理问题。


  (https://www.motanwx.cc/mtk97601173/42543891.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