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2005年,8月30日。

        今天是x市各大学校开学报名的日子,又是一片青春活泼的读书气息。

        不过叶晴来得有些太早了,到教室时一个人影都没有。她走上讲台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最左边靠窗那组的第一排,然后放下书包拿出里面的课本,开始安安静静地学习。

        最近的气温依然居高不下,今早的太阳还是明艳灿烂。

        明媚的暖阳透过玻璃窗倾洒在她的左肩一侧,给她渡了一层金光。

        叶晴在书本上写写抄抄,字迹灵动隽秀,一笔一划很漂亮。

        握着黑色圆珠笔的那只手也很漂亮,纤细冷白,冰肌玉肤下隐约看得见淡青色的血管。

        16岁的少女尚未完全长开,稚嫩的脸蛋上还携带些许青涩,却反而显得是那样的清纯动人。

        叶晴身着蓝白翻领校服短袖,坐在窗边埋头认真学习。

        阳光下,是她安静恬淡的侧颜。

        不一会儿,后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铁门撞到瓷砖墙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罗美婷和她的两个小跟班走进高二八班的教室。

        她看见全班就叶晴一个人来了,且坐在座位上学习,就讥笑道:“哟!那小婊子来得还挺早。走,过去找她玩玩。”

        “玩玩”两个字被她刻意咬重,两个跟班都知道那是“欺负”的意思,自觉跟在她的身后。

        三人不怀好意地朝着叶晴逼近。

        叶晴也知道,自己马上又要被各种欺负了,手不自觉就捏紧了课本的边角试图获得一些安慰。

        表面淡定,内心却惶恐不安。

        三人走到她座位面前,窗外的阳光都被挡住了。

        罗美婷一只手就拽走了叶晴捏着的课本,撇了一眼就把课本随意往后边一抛,课本“啪”地一下就落在了地上。

        “我没惹你们啊。”叶晴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三人,清甜细软的声音有些委屈。

        罗美婷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蔑视着她,满脸嘲讽与不屑:“老娘就是看不惯你要弄你,你又能怎样?欺负你还需要理由了是吗?”

        气焰嚣张到不行。

        罗美婷仗着跟学校有点关系可没少欺负同学。

        叶晴心一沉,紧抿着薄唇,细白的双手也在桌下攥紧。

        罗美婷总是没有任何理由地欺负她,她痛恨她,却又无能为力。

        这种人她惹不起,也斗不过。

        “把她书包拿给我。”罗美婷指着抽屉里露出的半截挎包,使唤着右边那个跟班。

        这个女跟班人高马壮的,弯腰一伸手就轻而易举夺走了叶晴抽屉里的挎包拿给罗美婷。

        叶晴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挎包是浅黄色的帆布包,用了有些年头了,外表已有些旧了。包里面装着她的学习资料还有平时省吃俭用存起来的生活费。

        “你把包还给我!”东西被抢了,叶晴按捺不住了,着急激动着离开座位想要从她手中抢回来。

        罗美婷毫不留情,直接对着叶晴的肚子踹了一脚:“滚开点!”

        这一脚力道有些重,体型纤瘦的叶晴哪承受得住呢,后倒着摔在了地上。

        倒的时候后背还撞到了旁边大组的木桌上,这一排的桌子被她撞得挤到了一起,发出碰撞的声响。

        真疼。

        后背硬磕得生疼,腹部也绞痛。

        身体两处疼痛让叶晴深蹙着眉,薄唇紧抿着,扎好的丸子头也松松垮垮着了,短袖腹部的位置上也多了个灰扑扑的脚印,在白色上特别显眼。

        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怜爱几分。

        偏偏那三人幸灾乐祸地嘲笑着。

        “哈哈哈,活该!”

        “这里面有什么你那么宝贝啊?老娘倒要看看。”罗美婷又使唤着两人,“你们两个过去拉住她,省得这婊子又发疯扑过来。”

        两个跟班过去粗鲁地拉起叶晴,一人架着她的一只手臂。

        叶晴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

        罗美婷拉开挎包的拉链在空中倒过来,里面的作业“哗啦啦”地散落一地。

        钱在小格里没掉出来。

        罗美婷随意捡起地上几本作业翻了翻,每一页的作业叶晴都完成得很好。

        “真是好学生啊,作业完成得真好。”她唇边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讥笑,“不过老娘都没写作业,等下你也别想交上去。”

        说罢,她竟当着叶晴的面“咔擦”两下撕掉了那本物理练习册,还侮辱性地把那些碎渣往叶晴头上抛。

        可怜的叶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血被糟蹋。

        罗美婷还得意地嘲讽:“等下交不上作业,就等着挨骂吧。”

        “走了,别管这婊子了,下次再陪她玩。”

        两个跟班松开叶晴跟着罗美婷离开了教室。

        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剩下叶晴一个人蹲在地上捡起自己的东西。

        其他掉落的书本她都收好了,可那本练习册已经成了大块大块的纸屑了。

        凭什么罗美婷要这么欺负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明明根本就没有招惹过她啊!

        被欺负了也不是没和班主任说过,可是罗美婷和学校有关系,再加上班主任又是那种怕管事的人,每次在课堂上提一两句就过去了,根本不管用,罗美婷还是照样在学校作福作威。

        叶晴越想越委屈,眼眶一热,泪在里面慢慢积累着。可她却用手臂抹去,倔强地不肯让泪落下。

        ……

        叶晴是走读生,家里离学校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学校到她家有直通的公交车,她完全可以选择坐车回家,却选择节约那两块钱。

        她家庭条件不好,她懂事,知道节约。

        二十分钟的路程,叶晴终于到小区了。

        小区是老式破旧的,楼层最高也只有八楼高。环境也不好,每层楼的墙壁上贴着很多开锁广告。

        叶晴住五栋,小区门口到五栋需要经过一段幽深曲折的巷子。

        巷子走过很多次了,她记得路,只是大晚上这巷子里昏暗得可以,若是没有月光的幽亮根本看不清路。

        她一个人走多少会有些害怕的。

        这片地区的治安不好,晚上昏暗的巷子里经常有打架抢劫这些事发生。

        很不巧,就在下一个转角,叶晴恰好遇到了有人在打架。

        是黑压压的一堆人在围殴着一个人,大概六七个样子,狠狠拳打脚踢着地上打趴着的少年。

        “艹你妈的!终于被老子逮到了吧,老子弄死你!”

        拳打脚踢还有很脏的骂声不止,地上被围殴的少年只能护住关键部位,绷紧腹部,以此来尽可能减少伤痛。

        “老子叫你拽!再拽个给老子看啊!”为首的痞子边踹边骂。

        叶晴心脏一提猛悬在空中,怕被发现了连忙抽回身不敢再看,躲在转角的墙壁后面。

        转角的打骂声此起彼伏,叶晴在墙后清晰可闻。

        她隔着一堵墙都能感受到地上那个少年被打得有多疼。

        看来有人比她还惨啊。

        叶晴一直都是个温柔又善良的女孩,也许是因为她就是校园霸凌的被害者吧,所以才会同情地上挨打的少年。

        她想去帮一下那个可怜的少年。不止是出于同情,还因为只有这一条路才能到家楼下,他们要是一直打下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而且少年肯定也会出事吧。

        叶晴从挎包里翻出电话紧握在手心里。

        这个年代的电话大多都是小灵通,不然就是滑盖和翻盖手机。

        她用手机按键在屏幕上敲出110三个数字,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平复紧张害怕的心情,勇敢地踏出了转角面对黑压压的一群看起来就不好惹的混混。

        “你们放开他,赶紧走!不然……我、我就报警了!”

        叶晴由于太过于紧张害怕,声音都是从喉咙管里勉强挤出来的,还颤抖着。

        捏小灵通的那只手也细细颤抖着,手心都冒着细汗。

        黑压压的一群混混停止了殴打,全都把目光转向了她。

        地上的少年终于有片刻喘息的机会了,吐出口中憋着的那口血后,也费力地抬起头惊疑地朝她望去。

        居然还会有人不怕死地帮他,真稀奇。

        为首的伍刚见竟然是个文弱女生,丝毫不放眼里:“呵!你他妈个臭娘们还敢威胁老子啊!想死是吧?”

        眼看伍刚朝自己越逼越紧,叶晴像只受惊的小鹿,惊恐得倒吸一口凉席,蓝色校裤里笔直的双腿狠狠打着颤,快要站不稳脚跟了。

        还好这时一个混混拦住了伍刚,凑他耳边说着悄悄话:“刚哥,这娘们说不定真要报警啊。咱们前几天才出来,可不能再进去了。何况易骜川已经被我们狠狠教训一顿了,可以撤了。”

        伍刚看了眼叶晴手上差一个按键就拨通的110,又回头嘲讽起地上被打得吐血的易骜川:“今天算你这混蛋走运,下次要是再被老子逮到,非砍你条胳膊不可。”

        黑压压的一群人朝着叶晴的反方向潇洒离去。

        等那群人走远,叶晴终于松了一口气,收好电话,上前一步询问少年的情况:“你没事吧?”

        巷子里很暗,她显然还没认出他竟是易骜川,也显然低估了易骜川的体力有多好。

        易骜川从地上撑起来,随意用手抹了两下嘴边的血沫。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从昏暗中走出来。

        少年肩宽腿长,一身黑。黑色短碎发,黑色背心,黑色牛仔裤,黑色高帮帆布鞋。

        胸膛结实,露出的手臂肌肉劲瘦有力,整条左臂上都是黑色的纹身。

        棱角分明的脸上泛着狠厉劲。戾气横生,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

        易骜川朝叶晴缓慢逼近,唇边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居然敢管老子,嫌命大了?”

        压迫感扑面而来,叶晴怔怔望着他逐步后退,心里发着虚。

        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个好人啊。

        最后退无可退,她被易骜川抵到墙上,双手撑在她头两边。

        “你是谁?你…想干嘛?”

        易骜川188cm,而叶晴165cm,一个脑袋的身高差让她不得不费力地抬头仰望他。

        清冷的月光洒下来,叶晴清楚地看见易骜川的脸上斜着好长一道伤疤。

        虽然已愈合,可是真的好吓人,就像条骇人的巨蟒栖息在他的脸上。

        她怕了,不敢再看,头几乎快低到地上去了。

        易骜川轻“呵”一声,语气有些不以为然:“这么怂还敢多管闲事。好学生就该乖乖读书,少他妈插手这种破事懂不懂?”

        叶晴心中多少有些生气。

        她同情他被一群人殴打,冒着风险好心救了他,可是他居然这么不讲理,居然还反过来怪她多管闲事。

        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不过她也只敢在心里面腹诽,连直视易骜川的勇气都没有。

        叶晴穿的是校服,而三中的校服都是带有学校和个人信息的。

        短袖上的个人信息在左胸上,她忘记遮住了。

        易骜川仗着身高和好视力一眼就看见了,轻扯嘴角笑得有些痞坏:“还装哑巴是吧?说话啊,三中高二八班的叶晴。”

        叶晴猛然抬头,惊慌错愕地望着一脸坏笑的易骜川,反应过来后连忙用手捂住自己胸前的个人资料。

        懊恼不已。

        她的个人信息被他给知道了,这下麻烦了啊!

        易骜川觉得她真是蠢得可爱:“现在还藏个屁,老子都看见了。”

        叶晴轻咬着下唇,垂着的杏眸里又是气恼又是担忧。

        易骜川浓密的剑眉得意向上一挑,棱角分明的脸上泛着一抹痞坏的笑容。

        玩味不恭,流里流气的。

        他只觉得她傻得可爱。

        此地不宜久留,趁着这讨人厌的易骜川一个不注意,叶晴就弯腰从他手臂下溜走了。

        少女穿着校服,披着及肩长发,背着斜挎包,踩着帆布鞋直往巷子深处跑,一刻不敢停歇。

        终于跑到家楼下离开那条小巷了,她却听见那人在吼:“记住了,老子叫易骜川!”

        就是说给她听的。

        易骜川!!!叶晴心头一紧,瞳孔都不自主地放大了些许。她怎么这么倒霉撞见易骜川了啊!

        易骜川在当地很有名,不过是那种臭名昭著的出名,就算不认识他的人也多少听闻过他的坏名声和他干过的恶劣事迹。

        当地公认的恶霸。

        蛮横无理,嚣张跋扈,偏激易怒,戾气横生……这些都是他的形容词。

        年纪轻轻就辍学混社会,树敌遍地都是,经常打架,到处找人收保护费……他干过的坏事多得都列举不完。

        最恶劣最出名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一件事莫过于易骜川杀人了,杀的还是他的亲生父亲。

        传言,他初二那年拿刀一刀捅死了他父亲。自此,杀人犯这个称呼就一直伴随着他了。

        不过至于他弑父的原因那么多传言里似乎都并未谈及。这一直是个谜。

        这么危险的一个人所有人都对易骜川避之不及,叶晴要是提前知道他是易骜川,宁愿选择视而不见,死也不会傻到还去救他。

        她连罗美婷都惹不起,更惹不起易骜川这种恶霸了。何况她根本就不想和这种人有一星半点的接触。

        可现在倒好了,不光和易骜川有了接触,还被他记住了个人信息。这要是万一以后他跑来找她麻烦可怎么办啊?

        她真是后悔死了,简直欲哭无泪。

        叶晴害怕易骜川那恶霸还会穷追不舍地跟上来,气都不敢多喘一口,一口气连爬五楼掏出钥匙开门回家。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48.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