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中午十二点,最后一节课放学了。整个三中回荡着下课铃。同学们都积极地跑到食堂去抢饭。

        八班教室里的同学一哄而散,瞬间四十人就剩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了。

        叶晴从挎包里不徐不疾地找出自己的饭卡和五十块钱。她卡里快没钱了,该去充了。

        她才放好挎包离开座位,右手上还握着饭卡和五十块钱,结果下一秒罗美婷和她的两个小跟班就过来堵她了。

        叶晴心一紧,本能地把手中的卡和钱往身后藏。

        罗美婷面露讥笑。

        教室里除了她们四个人就只剩下聂雅凡了。她想多在教室里学习一下的。

        但是罗美婷站在讲台上气焰嚣张地威胁她:“喂!聂雅凡你还不快滚,小心老娘连你一起弄。”

        这娘们凶得很,聂雅凡只能憋了这口气离开教室。

        两个跟班也配合地把前后门一关,这下整个教室可就只剩她们四个了。

        又要展开新一轮霸凌了。

        “不想挨打就把赶紧把钱拿出来。”罗美婷伸手要钱。霸道得很,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错。

        叶晴背后捏钱的手一紧,抿紧唇倔强地看着她们,固执地不肯给。

        罗美婷立马不爽了:“妈的!昨天才教训了你一顿,还是这么不长记性。”

        她指使两个跟班:“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过去把她的钱给老娘抢过来。”

        一个跟班上前去控制住叶晴,另一个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她手上的卡和钱。叶晴也反抗了,但是她太纤瘦了,根本没什么用。

        罗美婷拿着抢过来的皱巴巴的五十块,面露嫌弃:“就这么一点钱啊,真够穷酸的。”

        叶晴心中又气又酸涩,她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也就只有这五十块啊,罗美婷不但霸道地抢走了她一个星期的生活费,还觉得少。

        其中一个跟班指了指叶晴抽屉里的挎包,说道:“美姐,说不定她的钱都在挎包里藏着呢。”

        罗美婷笑了:“那你还愣着干嘛,去搜她书包啊。”

        听到这话,叶晴立马想过去拿走自己的挎包。里面不光有她省吃俭用存起来的钱,还有对她来说很重要的画本。

        不能被这些人看到。

        但是另一个肥壮的跟班捏住她的肩膀,用力按着她不让她过去。

        叶晴又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包被拿去,看着里面的画本和不同面值大小的纸钞掉落在地上。

        罗美婷看着一地的钞票,笑骂道:“小婊子藏得还挺深啊。”

        这些钞票加起来总共大概三百多元,叶晴省吃俭用存了挺久的钱了,很多纸钞都挺破旧的了。

        罗美婷蹲在地上坐享其成捡着叶晴存的钱,还时不时嫌弃两句:“这些钱可真够烂的。”

        叶晴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委屈与生气了:“罗美婷你别太过分!”

        她奋力挣扎,但是作用不大,那个跟班反倒更用力的按压她的肩膀,反剪着她的两只手腕。

        她觉得手都快断掉了。

        罗美婷捡完钱,用手中那一叠纸钞侮辱性地拍了拍叶晴的头:“哼!老娘今天还没打你呢,你个小□□还不知足?”

        叶晴咬着牙恨着她,温柔的杏眼不再有笑意,充满着怨怒。

        罗美婷正打算放过叶晴时恰好瞧见了地上的画本。

        画本翻开,恰好落到画着玫瑰的那一页。画纸上的那朵玫瑰鲜艳盛开着,绽放得漂亮美丽。

        罗美婷“哗”地一下撕下了这页画纸,三两下撕成一堆纸屑。上面完好无缺的鲜艳玫瑰不复存在了。

        她把纸屑丢到叶晴的头上,嘲笑道:“你呀,就是个垃圾,还妄想成为玫瑰呢!”

        三人哈哈嘲笑着。

        嘲笑够了,也就离开了。

        可怜的叶晴,画被撕了,钱也没了。

        罗美婷从前面出去的,她一出门就看到徐浩站在门口。

        她随口嘲讽了一句:“你可真孬啊,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我们欺负都不敢进来。”

        徐浩捏紧拳头,清秀白净的脸涨得通红。

        被说中了,他恼羞成怒。

        叶晴在教室里捡起自己的挎包收好画,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身心疲惫地趴在桌上,显得有些无助可怜。

        少女十六七岁的年龄本该明艳灿烂的,命运却待她如此不公,不管是家里还是学校都受尽挫折。

        徐浩悄无声息地走到她面前,安慰她:“叶晴,你还好吗?”

        叶晴坐起身来,冲他牵强地笑了笑:“我没事啊。”

        她有事,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又是罗美婷又是易骜川的。

        即使是牵起挤出来的笑容在她脸上也是那么清甜动人,徐浩心动,却也心疼她的遭遇。

        徐浩:“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去吧,我请你。”

        叶晴却摇摇头,微笑着婉拒:“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啦。我想在教室里休息一下,你自己去吧。”

        “那好吧。”徐浩也只好悻悻离开了。

        叶晴重新翻开画本翻到新的一页,握着铅笔凭着记忆开始重新勾勒玫瑰的轮廓。

        她的爱好不多,花和画画,画的画也大多是花。梦想就是开一家花店。

        她讨厌这样的生活,没有一点温暖,看不见一点希望。

        每次她受了什么委屈也不说,都憋在心里,用画画来寻求一点安慰。

        叶晴最喜欢在阳光明媚的周末带上画本去公园里画花,那是为数不多能带给她希望的东西。

        钱被抢了,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往她会去告诉班主任,但是每次班主任的态度都很冷漠,她被抢走的钱也拿不回来。

        叶晴也不想告诉自己的父亲。

        或者说是不敢,害怕承受叶晖那不耐烦的眼神。

        她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被抢钱回家告诉父亲的事。那次她也是实在没钱吃饭了才选择告诉父亲的。

        自己的女儿在学校里受了委屈,钱被抢了,叶晖的反应不是去找学校反应,也不是心疼什么的,而是皱着眉深深叹了口气,说他挣钱不容易。

        反正就是一副很不情愿给钱的样子。很不耐烦。

        不过最后还是给了,很不乐意。

        这深深伤害了叶晴稚嫩的心灵。她害怕再看到父亲那样的表情。

        只是,她觉得很委屈很不公平。叶俊才平时没少找他要钱,也没少浪费钱,父亲对他和对自己的态度截然不同。

        ……

        叶晴钱被搜刮得干干净净,没钱吃饭。从中午一直挨饿到晚上放学,这期间除了水之外没有一点进食。

        平时没钱吃饭了也这样,早晚两顿只能在家里吃,然后在学校饿一整天。

        她经常挨饿,身体营养跟不上,怪不得那么纤瘦。165的身高连90斤都没有。

        但这并不影响她清纯漂亮的脸蛋。

        今天她出校门的时候刻意在门口望了望,确定易骜川不在校门口堵她才敢出来的。

        她就怕易骜川又来找她麻烦。

        可是倒霉的是,她在过那条巷子的时候,最后一个转角却直撞进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冲入鼻间的是那股熟悉的烟味。她不喜欢这个味道。

        易骜川已经在这等候多时了。

        “专门往老子怀里撞,怎么,喜欢老子啊?”

        少年本就是痞帅的长相,轻勾着嘴角笑就更显得玩味不恭和痞气了。

        真符合他的地痞身份。

        叶晴羞愤又害怕,随便一调侃白皙的脸蛋就染上了红晕。她羞恼地别过头去,乌黑的瞳孔里透着一点亮,像是镶嵌了一颗夜空中的繁星。

        叶晴不想理这个流氓,惹不起总躲得起吧,于是她转身就往来时的路跑。

        但是幸的是,前后两条路都有易骜川的人,前面是薛凯,后面是董家豪,右边又是易骜川,而左边是死路。

        叶晴跑不了了,逐渐被三人逼到了死角。

        易骜川看着逃跑的她最后又重新回到了自己手里,笑了:“跑得掉吗你?”

        他从裤兜里掏出把可折叠军刀,握手里大拇指轻轻一抡,锋利冒着寒光的匕首就露出来了。

        这把匕首是他的随身携带,他握手里随意把玩着,寒光不断在刀刃上闪烁。

        脸上一条刀疤,左臂一整条纹身,手上又握着把刀,叶晴被吓得那简直是瑟瑟发抖。

        她听闻过易骜川杀人的消息,现在易骜川在她面前掏刀出来,又是这种没人的黑巷子里,怕不是要杀了她呀!

        “你、你别杀我啊……”叶晴害怕得紧闭着眼,两只手紧紧地攥着挎包肩带,指尖都泛白。

        她太恐惧了,眼角都沁出了泪花,昏暗的巷子里一闪一闪的。

        她楚楚可怜、眼角含泪的模样,易骜川抡匕首的手一顿,接着合上匕首重新放回裤兜里。

        他轻笑:“放心,不会杀你。”

        他只是想吓吓叶晴,怎么可能会起杀心呢。

        这人真傻。

        薛凯也笑着调侃:“川哥坏是坏,也没坏到随便杀人啊。”

        闻言,叶晴才敢重新睁开眼。被泪花洗过的眸子更清澈了,眼里还含着星星点点的晶莹泪花,眼角泛着一点红。

        “不杀我,那你们要干什么啊?”叶晴还是害怕。

        眼看女孩都被自己吓哭了,易骜川昨天那点气早就没了。

        “找你要点钱。”他笑得有点坏,“最近老子手头紧,反正你那么爱多管闲事,那就交点保护费给我们哥几个呗。”

        叶晴:“我没钱啊……”

        温软的声音含着一点委屈。

        她哪还有钱啊,她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少废话了。”易骜川轻勾嘴角,玩味不恭地看着她,“知道老子为什么要找你收保护费不?”

        “为什么?”

        易骜川笑道:“因为你昨晚上拒绝了老子的好意,成功惹到老子了。”

        叶晴真无语,觉得这人真的太霸道不讲理了。

        正常人都会拒绝的呀。何况她还救了他一次吧,这人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还恩将仇报啊。

        真是,早知道就该让他被那帮人打死好了。

        薛凯在旁边出声:“美女,你放心好了,我们只谋财又不害命,你把钱给了就没事了。”

        叶晴属实委屈又无奈:“……可是我真的没有钱了啊。钱已经被别人抢走了,一分也没有了。”

        听见她的钱被别人抢走了,易骜川面色骤沉,一张脸冷怒得可怕。

        薛凯有点无语,对两人说:“唉算了算了,人家没钱就别为难了,还是换个对象收费吧。”

        易骜川不理他,皱眉质问叶晴:“什么时候被人抢的?”

        叶晴:“就今天中午啊。”

        易骜川浓密的剑眉皱得更深了:“你一天没吃饭?”

        “吃了的。”

        尴尬的是,叶晴才撒完谎,下一秒肚子就响了。她脸“唰”的一下子全红完了。

        巧的是,叶晴才响完,董家豪的肚子也响铃了。

        他摸着自己的肚子尴尬地笑笑:“嘿嘿,晚饭没吃陪你们来收费,我都饿了。”

        易骜川笑了:“饿了就等着,待会回我家吃饭去。”

        “好勒。”董家豪乖乖在一旁等着。

        叶晴觉得易骜川可能会放过自己了吧,结果下一秒就被他壁咚在墙上。

        抬头就是他那张痞坏又欠打的脸,流里流气地冲她笑着:“听见没?来老子家吃饭,就现在。”

        薛凯还在旁边呢,听见他要让叶晴去家里吃饭,可震惊了:这女的不是惹了川哥吗,他还请人家回家里吃饭???

        叶晴也惊讶得愣了一瞬,但结果肯定是婉拒啊:“别、不用了。我家就住这里,我回去吃就好了。”

        她疯了吗居然敢往易骜川家里跑?!这大晚上的那还不得出事啊!她还怕易骜川把她骗到家里然后五马分尸了呢!

        易骜川知道她在怕,解释道:“放心,我家又不止我一个人,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们班那个聂雅凡也在我家。”

        叶晴惊疑,聂雅凡是那种乖乖女好学生的类型呀,怎么会和易骜川这样的人染上关系呢?

        易骜川笑了:“只是吃个饭而已,你要是不去的话,今晚上可就别想回去了。”

        叶晴真是恼怒无语,偏偏又不得不听这恶霸的话。

        “去不去,快点说。”易骜川露出必胜的坏笑。

        骄傲跋扈的少年笑得一脸坏。

        “去。”叶晴被迫妥协。

        她能不去吗?不去只怕是这晚上都别想回去了。

        “这才乖嘛。”他揉了把叶晴柔软的头顶,露出满意的笑容。

        手感真好,真柔软。

        她身上也很香,纯洁淡雅的清香,就像是春日的绵绵细雨洗刷过栀子花的那种香。

        易骜川觉得可真好闻,比他们这些臭爷们身上的烟酒汗味不知道好闻到哪里去了。

        “你别随便碰我啊。”叶晴整理好自己被揉得乱糟糟的丸子头,幽怨地看了眼讨人厌的易骜川。

        可在易骜川眼里只觉得她在撒娇,真的好可爱。他不由自主就弯了唇角笑,乍一看还有一点宠溺。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薛凯在一旁默默看着二人,一脸的匪夷所思。

        昨天川哥怎么说来着?这女的惹到了她?这像是被惹到的样子?还冲人家笑呢。

        川哥可没对他们这些兄弟伙这样笑过。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46.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