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叶晴以为易骜川家离这里挺远的,是专门为了堵她才守在小巷子的。

        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易骜川居然跟她一个小区的。

        而且就住在她隔壁的六栋啊!

        叶晴跟他回家的时候震惊不已。

        也苦恼不已。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居然和恶霸是邻居!

        她居然才知道,以前这么多年了也没碰到过易骜川啊,现在才两天就碰到了三次。

        真是孽缘啊!果然应了那句话,缘分一旦打开了,避都避不开。

        易骜川家住六栋七楼,三室一厅,空间还蛮大的,他和薛凯刘佳芋两人合租的房子。

        家里的客厅里摆着各种娱乐设施,台球桌,麻将桌,飞镖,扑克牌这些应有尽有。各种颜色的烟盒和酒也到处摆着。

        来易骜川家中玩的那些人才走不久,台球桌和麻将桌上都是乱的,一箱没喝完的啤酒放在沙发旁边,乱丢在地上的烟头随处可见。

        简直杂乱无章,难闻的烟酒味满屋子都是。

        叶晴一进门就是迎面而来的烟酒味,她暗暗皱眉,属实不喜欢这些味道。默默在心里吐槽:这人家里面还可以再乱点吗?

        “艹他妈的!那帮狗日的玩完了也不给老子收拾一下。”易骜川骂完了那帮没收拾的狐朋狗友,又笑着对叶晴说,“老子家里又乱又臭,你别介意啊。”

        叶晴有点无语地“嗯”了声。

        她向来都把屋子收拾得干净整洁,能不介意吗?要是可以的话,她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在易骜川的家里面多待。

        易骜川坏笑着调侃她:“你介意也没用,敢跑试试?”

        说罢他就把门把手拉过来关上了。

        叶晴:“……”

        她也没打算跑呀。要是能跑的话早就跑了好吗。

        一起回来的董家豪和薛凯已经坐到黑色真皮沙发上开始抽烟谈笑了。而他们对面坐着聂雅凡和刘佳芋。

        两拨人各玩各的。

        聂雅凡还穿着三中的校服,穿着打扮都跟他们几个混社会的男生截然不同,就是老师家长眼中典型的好学生。

        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和刘佳芋聊得有说有笑。

        聂雅凡听见关门声往后看了眼,看见她的同班同学叶晴居然站在门口,很是惊讶。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询问她:“欸?叶晴?你怎么会来这里呀?”

        他们几人都找到事做,而初来乍到的叶晴不知所措,进来快半分钟了,还是很局促地站在门口。

        她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聂雅凡的问题。

        难不成跟她说自己在楼下被易骜川抢劫未遂,然后被强行拉上来吃饭?她自己都觉得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说出来谁信呀。

        “看你同学穷酸得可怜,几块钱的饭都吃不起,老子大发慈悲,就带她回来了。”易骜川斜倚在叶晴边上冲她笑得痞坏,“一顿饭老子还是给得起的。”

        叶晴无语得都不想看这人一眼。说得好像她很想要他这顿饭似的。

        聂雅凡:“哦哦,是这样啊。”

        易骜川走到沙发坐下,脱下黑色外套丢边上,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背心,底下劲实的胸肌被完美勾勒出来。

        整条花臂又露出来了,劲瘦的手臂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纹身。

        他抓过茶几上的那盒中华麻利地抽了根出来,熟练地点上,放嘴里叼着。

        易骜川嘴里叼着烟,长臂随意搭在沙发两边,大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靠背上吞云吐雾。坐姿放纵不羁,向来没个正经样。

        他看叶晴还规规矩矩地站门口,双手捏着挎包肩带,抿着唇望着他们,样子很乖,纯得可爱。

        他叼着烟冲她笑,笑得坏兮兮的:“喂,我说你还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厨房弄饭,不然吃什么吃?你以为老子这么好心请你回来白吃的啊?”

        此话一出,坐沙发的几人都哈哈大笑。

        薛凯笑得最凶:“哈哈哈哈卧槽!川哥真有你的,搞半天是喊人家回来当免费劳动力的啊!”

        易骜川也跟着笑,只是是望着叶晴笑的。

        叶晴真是无语死了,她还真以为易骜川是请她回来白吃的呢,结果是喊她回来做饭给他们吃的啊。

        他看见叶晴那无奈又埋怨自己的样子,漆黑深邃的眼眸里笑意更浓几分。

        “弄什么吃的啊?”叶晴问。

        董家豪饿了,回答得最积极:“你随便弄,我不挑食的。”

        易骜川左手掐着吸一半的烟,随意抬了抬手指指了指那边的厨房:“冰箱在厨房里,里面有什么做什么。记得给老子做碗蛋炒饭。”

        “知道了。”叶晴小心翼翼地绕过他们去到厨房里,然后关上门。

        客厅烟酒味太大,厨房的窗户是大敞着通风的,不用忍受那些味道了。

        挎包还在她身上,她也不敢放外面,就怕被易骜川那无赖翻。

        叶晴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两个鸡蛋和一些食材准备做饭。

        她穿着蓝白校服外套,挽起衣袖,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洗蔬菜。

        衣袖下露出的半截手臂净白如藕,拿菜的那双手细白软嫩,指如葱根。

        叶晴在打鸡蛋的时候心中还有些幽怨呢。易骜川这个无赖她避都避不及,现在居然还要做蛋炒饭给他吃,想想就好来气啊!

        该死的无赖!早知道就让他被别人打死好了!叶晴在心中腹诽着。

        这个时候门开了,又关上。

        聂雅凡进来了。

        叶晴小小吓了一下,看进来的是聂雅凡松了口气。

        她差点以为易骜川那恶霸这么神,听到她在心里骂他了,进来报复她了呢。

        “你怎么进来了呀?”叶晴放下手中打蛋的碗,问她。

        “我进来帮你呀。”

        “那谢谢你呀。”

        不过她疑惑的是聂雅凡怎么会和他们有关联呢。

        她问:“对了,你怎么会在易骜川家里呀,你认识他吗?”

        “认识啊,不然我也不会在他家了呀。”聂雅凡抿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地和她坦白,“其实,我在和刘佳芋谈恋爱啦。就是刚刚坐我旁边的那个男生。怎么样,他还是挺帅的吧?”

        叶晴语塞,尴尬地回应:“嗯……挺帅的。”

        刘佳芋和聂雅凡是背着她坐沙发上的,说实话,她根本就没看见过那个男生长什么样。

        同时她也很诧异,她没想过跟自己一个类型的女生居然会喜欢混社会的男生,还是跟着易骜川混的。

        叶晴不了解她口中的刘佳芋是个怎样的人,但是他和易骜川一起玩,她就很难不带有一点偏见了。

        叶晴委婉地问道:“那个……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刘佳芋呀,你都不怕他们的吗?”

        “不怕呀。”聂雅凡回答得丝毫不犹豫,脸上还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刘佳芋对我很好的,他们也对我挺好的。”

        “好吧。”叶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反正她是很怕这些人的。

        虽然两人是一个班上的,但平时交集并不多,关系就算普通同学吧。

        聂雅凡好像也看出来叶晴有点怕他们,解释道:“其实你不用怕他们的,他们也只是看着吓人,但其实还是挺好相处说话的,人也挺好的。”

        叶晴看她的表情几乎震惊:“你确定……易骜川很好相处吗?”

        聂雅凡:“我觉得还挺好的吧。”

        叶晴:“……呃,那好吧。”

        叶晴简直怀疑人生,易骜川好相处?是好人?

        脸上那么长道伤疤多吓人啊,还整条左臂的纹身,长得又那么凶那么坏,怎么看也不像个好人呀。

        虽说人不可貌相吧,但关键是易骜川这人就是霸道不讲理呀,是大家公认的恶霸!

        叶晴别提多讨厌他了,她好心救了他一命,易骜川却恩将仇报,骂她多管闲事,找她收保护费,拿刀恐吓她,还强迫她做蛋炒饭给他吃!

        她怎么敢相信他是个好人呀?!

        客厅外面。

        “欸,芋头,给兄弟伙谈谈你怎么把人家小姑娘追到的呗!”薛凯带头八卦。

        “就这样追到的呗。”刘佳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有天我路过三中门口就看见她了嘛,就……一见钟情了呗。之后就托人到处打听她的消息,然后就一直对她好呗。”

        “哦。就穷追不舍呗。”易骜川笑道。

        他听上去觉得追女生也不难嘛。

        “差不多吧。”刘佳芋说,“久而久之她就知道我的好了,就这样在一起了呗。”

        薛凯:“咱们哥几个可都是痞子啊,抽烟喝酒油打架的,你女朋友都不介意啊?”

        “她说不介意这些的欸。”刘佳芋有些傻憨憨的笑。

        “我靠!这口狗粮吃得老子胸口痛啊!”薛凯捂着胸口故作受不了的样子。

        易骜川听了刘佳芋的话不再吊儿郎当,难得正经一次,认真和他说:“她不在意这些,她是个好女孩,你这小子可得好好珍惜人家。”

        刘佳芋拍着胸脯保证:“那必须的。”

        易骜川皱着眉深吸完最后一口烟,然后把烟头熄灭丢烟灰缸里。

        心情有点复杂。

        聂雅凡不在意这些,叶晴可是在意得很啊。自己好心送她回去都不肯,看见他就跟看见瘟神一样避之不及,生怕被别人看见跟他这种恶痞有联系。

        “唉,没想到你居然是我们三个中最先脱单的。”薛凯感慨完了又调侃起了易骜川,“川哥,你看芋头都脱单了,你也单19年了,也去找个呗。”

        “你以为老子不想找吗?”易骜川笑笑,“老子脸上这道疤还不够吓人么,再露个花臂出来吓都把那些女的吓跑了,还谈个锤子谈。”

        那道斜在他脸上的刀疤,从左眉骨的右端沿着高挺的鼻梁一直斜到右脸颊,足足十厘米长。

        确实骇人。

        不过丝毫不影响他那张痞帅的脸,反而增添了几分野性的男人味。

        薛凯笑道:“那是那些女的肤浅,不懂川哥你的魅力。”

        他又挑起了新一轮话题:“欸欸,都说说各自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纯点的还是辣点的?芋头肯定不用说了,喜欢聂雅凡那种乖学生。”

        董家豪率先表态:“我喜欢辣点的御姐。”

        薛凯:“嘿,你这小子,年纪不大心还挺大的嚯。”

        董家豪“嘿嘿”笑着。

        薛凯也笑着:“巧了,我也喜欢辣点的。哪个男人拒绝得了那种成熟会撩的啊?”

        “川哥你呢?你喜欢哪种?”

        几人都八卦地看向易骜川。

        易骜川唇边噙着一抹笑,目光已经不自觉地飘到厨房去了。虽然厨房关着门,但他却像是能透过那扇门看见里面做饭的人似的。

        “没有类型,老子喜不喜欢只凭感觉。”

        他想,叶晴肯定一边做饭一边在心里骂他混球吧?

        一想想叶晴一面狠狠骂他,一面又迫不得已给他做蛋炒饭吃,那憋屈的委屈样子,指不定给可爱成什么样呢。

        光是想想,易骜川就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唇笑。一张坏坏的笑脸上,黑曜石的眼眸里多了点笑意的亮泽,看向厨房的目光都轻柔了几分。

        薛凯也不知道川哥想啥了给笑成这样,小声问身边的刘佳芋:“川哥这咋了啊,笑什么呢?莫不是这厨房里还藏宝了?”

        刘佳芋也不知道川哥怎么望着个厨房门笑这么开心:“呃……大概,可能,真藏宝了吧。”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45.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