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易骜川大发脾气,可还没走没几步就听见医务室传来了动静,类似于摔倒在地的声响。

        他心一悬,立刻掉头折返回去,几乎是一秒冲进医务室的。

        他看见叶晴摔在了地上。

        叶晴也没想到易骜川还会折返回来,呆呆地望着他,手还悬在半空中想去拿桌上的药。

        活像一只受伤的小麋鹿跪倒在地上,特别乖巧可怜。那双眼睛比雨洗过蓝天还要纯净。

        易骜川刚刚那点气顿时消了,可是更大的火气又涌了上来。

        他气冲冲地过去打横抱起叶晴放沙发上,口中还怒骂着:“你傻逼吗你,走个路都不会走了是吧?!”

        叶晴抿抿唇,嘟哝道:“我脚崴了啊……没站稳……”

        她真是满腹委屈。

        软糯的声音因委屈而多了分柔媚,再配上满脸委屈无辜的表情,简直纯得犯规,看得人心都能融化半截。

        但是易骜川还是好生气:“脚崴了就他妈敷药啊。”

        易骜川把桌上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地塞她怀里:“你嫌弃老子那就自己敷。快点敷!”

        叶晴看了眼怀中的药,又抿紧唇看了看一脸生气的易骜川。

        她心思向来灵巧,很懂得察言观色,可是这次她却不知道易骜川为何突然发那么大火气。摔跤的是她,也没惹着他啊,他干嘛要冲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呀?

        叶晴崴到的是脚踝,被白袜盖住了,需要脱鞋袜才能敷药。但是易骜川一直站在这里看着她,她也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脱鞋袜。

        “你可不可以转过去别看我呀?”她抬头恳求,清澈的眼眸特别真诚。

        易骜川“哦”了声,这次倒是很配合地转过了身去。但是背影还是气冲冲的。

        他生气只是因为心疼,觉得叶晴太傻,才崴了脚又让自己摔了跤。而且如果刚才叶晴不再三拒绝自己给她上药,她就不会因为去拿药而二次受伤。

        这也是易骜川生气的点。

        但是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心疼占了大多数。他也没想到,刚刚听见叶晴摔倒的动静自己反应会这么大。

        叶晴动作还算麻利,两三下就消完毒贴上了膏药贴,然后重新穿上了白鞋白袜。

        叶晴看着抱着手臂背对自己的易骜川,问道:“你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啊?”

        易骜川转过身,勾唇轻笑:“老子想在哪就在哪,你他妈管得着嘛?”

        叶晴一下子就语塞了。真无语。

        她不过就是问问嘛,至于这样骂她嘛。果然不能和恶霸讲道理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至少易骜川今天帮了她,不然罗美婷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虽然叶晴挺讨厌他的,但是在这件事上还是很感谢他的。

        她向他道谢:“刚刚,谢谢你了啊。”

        易骜川:“说声谢谢就完了?”

        叶晴懵懵地“啊”了一声,仰头的样子乖巧可爱。她摸摸身上有什么,最后从校裤口袋里摸出来了一颗糖给易骜川。

        透明的塑料包装壳包裹着金黄色的小圆糖。没什么特别的,超市里面几块钱能称很多。

        易骜川看着手上这颗糖,坏心情忽然就消失了,弯唇笑得痞坏:“就一颗糖你打发叫花子呢?”

        叶晴不知所措看着他:“那你想怎样啊?我身上也没别的东西了呀,就只有这唯一的一颗糖了。”

        这颗糖还是英语老师奖励给及时背书的同学她才得到的呢,她自己都没来得及吃拿给易骜川了,这人居然还嫌弃呢。

        “你不要的话,那就还给我吧。”叶晴伸出手,手掌细白软嫩。

        易骜川把糖往裤兜里一揣,笑道:“谁说老子不要?到老子手里就是老子的东西了,想拿回去,没门。”

        叶晴真是服了这人了。

        易骜川又坏笑着朝她靠近一步,叶晴连忙往后坐了一个身位,很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干嘛?”

        虽然接触很多次了,但她还是畏惧这个心情阴晴不定的恶霸。谁知道他干嘛呢?

        “怂包蛋,怕什么怕?”易骜川笑得有点坏,“我帮了你,肯定是要收报酬的。一颗糖少了,怎样也得一顿饭,今晚再来我家做。”

        他笑得又宠又坏:“老子还想吃你做的蛋炒饭。”

        叶晴会同意?他想吃,那她还十万个不愿意做呢,结果肯定是拒绝啊。

        “我不去。”

        而且昨晚她跟他们回家的一幕被叶俊才看到了,她被狠狠羞辱了一番。叶晴害怕再被谁看见,真的不想再被误会了。

        被拒绝了,易骜川那张脸一下子就没了笑意,凶巴巴的:“不来就请老子吃。”

        “可是我没钱了啊。”

        易骜川从口袋里掏出五张红色纸钞丢她腿上,然后又扔了一张五十元纸钞下来。叶晴整理好那五百五十元捏手心里,满脸疑惑地望着易骜川。

        易骜川单膝跪地蹲在她面前,朝她伸出了右手,四个手指还朝她勾了勾,脸上挂着痞笑:“一百块的饭钱给老子。”

        叶晴真的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是愣了一下还是给了他一百块当作报答他的饭钱。

        易骜川把一百块揣兜里又重复刚才的动作:“再给老子一百块的保护费。”

        叶晴又抽出一张红钞放他手上,但是有些傻乎乎地问:“我给了你保护费,那你会保护我吗?”

        话说出口过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到底有多傻。

        叶晴窘迫,别过头去,脸上起了一层薄红:“你当我没说……”

        易骜川怎么可能当作无事发生啊,看着她羞涩窘迫的样子,心都软化了半截,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有着浓浓的笑意。

        乖傻得太可爱,太他妈纯了。

        他笑道:“那得看心情了。心情好就保护你,心情不好老子就揍你出气。”

        叶晴有点无语地看着他,温柔灵动的杏眼里漾着几分埋怨。但是烦恼的样子就是很纯很可爱。

        她埋怨自己干嘛要犯傻问这种话呀。

        易骜川黑眸里笑意更浓了:“所以你要乖点,要讨好我,别惹老子生气,不然就揍哭你。”

        叶晴真郁闷,重重地“哦”了一声,不想再跟这不讲理的恶霸说一句话了。

        还讨好他呢,她避都避不及好吗?

        易骜川也不开玩笑了,站起身来,说:“剩下的钱老子大发慈悲,全都赏你了。”

        “什、什么?都给我了?你没开玩笑吧?”叶晴惊疑又茫然,捏着手里的三百五十元不知所措。

        “我看上去是像在跟你开玩笑?”易骜川又坏笑着威胁,“敢不收,老子可就揍哭你。”

        叶晴心情蛮复杂的,但是犹豫再三最后还是乖乖收下了。

        她能不收下吗?等着被这恶霸揍哭啊?反正是这恶霸的钱,不要白不要,就当是他欺负自己的补偿好了。

        巧合的是,她恰好也被罗美婷抢走了347元。

        刚刚叶晴还在想,这些钱会不会是易骜川帮她拿回来的。但是她觉得不大可能,易骜川这人会这么好心吗?不欺负她就算好的了还帮她抢钱回来。

        只是巧合吧。

        叶晴扶着沙发把手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稍踮着受伤的左脚,小步小步地挪动。

        易骜川问:“喂,你要去哪?”

        叶晴:“回教室啊。”

        易骜川看她走得这么费力,上前一步直接从她身后打横抱起她。

        身体突然一下就悬空了,叶晴惊呼“啊”了一声。

        悬空在易骜川怀抱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子寻找平衡,但是一秒没到又触电般连忙松开了。

        叶晴脸瞬间红完了,羞愤得连眼角都泛红了。

        她着急得不断用手拍打易骜川结实的胸膛,在他怀里来回挣扎:“易骜川你混蛋!你快点放我下来啊!”

        易骜川稳稳把娇小玲珑的她抱怀里,唇边一抹得意的坏笑:“不放。老子送你回教室。”

        叶晴一听,眼前都发白。

        天啊,这里可是学校啊,他们班一堆人在操场上体育课,万一中途有谁回教室恰好看见易骜川抱着她,那她岂不是跳黄河里面也洗不清了呀!

        后果太严重了,坚决不行!

        “你混蛋!谁要你送了!快点放我下来啊!”叶晴拼死挣扎,然而一点用没有,他们两人的力气相差太悬殊了。

        即使没用,她也誓死不从,一路从医务室挣扎到快到教学楼楼下了。

        易骜川又恼又无奈,停下脚步威胁她:“给老子安分点,不然现在就把你抱到操场上去给全班人看。”

        叶晴简直欲哭无泪,羞愤却又无奈,只得放弃了挣扎。

        她真的不想被别人看见,不然流言蜚语肯定一大堆,这辈子也解释不清了。

        怀里人终于乖巧安分了,这下易骜川满意了,笑得又宠又坏,还故意在怀里掂了掂她轻柔的身体。

        怀中人娇小玲珑,身段娇软,易骜川抱着完全没有一点压力。而且她身上很香,少女独有的清花香气。

        易骜川心情别提有多好了,曜石黑的眼眸里笑意盎然。

        叶晴却整张白嫩的脸蛋羞愤得绯红,恨死这个易骜川了。她不断在心里谴责这个霸道无理的恶霸!真恼人!

        “你走快点行不行呀?”叶晴嫌易骜川不徐不疾的步伐太慢了,想要快点回教室去。

        “知道了,催个屁。”易骜川笑骂,但还是如她所愿加快步伐。

        步伐变得稍急促了起来。

        到教学楼楼下的空坝了,这里是操场回教学楼的必经之处,叶晴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要是在这里碰到老师或是同学什么的,那她可就玩完了啊。

        她像只惊慌的小鹿一样,睁着湿漉漉的眼眸到处东张西望,看有没有人来。

        易骜川有注意到她的动作,笑着调侃:“要是不想被人认出老子抱的是你,那就把帽子带上呗。”

        叶晴思考一瞬,真就戴上了校服外套的衣帽。

        衣帽有些肥大,她又拉得很低,整颗小脑袋全都埋了进去,只露出粉嫩的樱唇。乖乖躺在怀中的样子属实乖巧可爱得过分。

        艳阳下,易骜川抱着怀里人笑得满脸宠溺,痞帅的脸上笑容就没停下来过,那道长长的伤疤也一点都不吓人了。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41.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