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眼看等老久的公交车开走了,自己却上不了车,叶晴真的是气恼不已,睁着圆滚滚的杏眼无声埋怨着眼前这个无赖的恶霸。

        易骜川却不以为然地笑笑:“车走了就走了呗,老子送你回去。”

        叶晴不接受:“不用,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

        她还是在生易骜川的气,不光是下午强行抱她的事,还有刚刚不让自己上车。

        回去肯定晚了,肯定又要被那对母子轮番羞辱,叶晴想想就头大。

        但是叶晴显然低估了易骜川有多不讲理:“想坐车回去啊,没门。要么坐老子的车回去,要么老子抱你回去,自己选。”

        叶晴畏惧他,可是也不想妥协,倔强地扭过头去,没有回复。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秒钟。

        这时有个好奇的小男生过来了,也穿着三中的校服,好奇地往他们这边看。他看叶晴也穿着一样的校服,就抬头探脑地想看看她是谁,几班的。

        易骜川一个侧身过去挡在叶晴面前,冷着一张脸冲那个男生骂:“看你妈看,滚!”

        凶得很,男生被吓得拔腿就跑,再不敢多看一眼了。

        易骜川轻笑着问叶晴:“这里人来人往的,你也不想被别人看见和老子这种恶霸有过多联系吧?”

        叶晴重重点头。

        “不想就快他妈选啊。”易骜川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叶晴被吓了一跳,沉默了下垂着头怯怯道:“我还是想……坐车回去……”

        声音很低微,很小心翼翼。

        这下易骜川彻底不耐烦了:“老子说了没门,真他妈能犹豫。”

        他冷皱着浓眉,有劲的胳膊一揽就把叶晴抱了起来,走到机车旁边把她放到座驾上。

        叶晴可谓是吓得不轻。

        易骜川还把头盔给她戴上,嘴里骂骂咧咧的:“戴个头盔鬼他妈知道是你啊。”

        少年长腿一迈,稳稳坐上机车,启动机车,车子“嗖”的一下就冲出去了。

        他骑得飞快,机车在畅通无阻的道路上驰骋,呼啸的热风不断吹打在身躯上,黑色短袖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胸膛肌理,黑色碎短发随风飘扬。

        少年肆意潇洒,逆风而行,只觉得扑面而来的热风是种享受。

        只是后面的叶晴就苦了,戴着笨重的头盔,里面闷嗡嗡的。今天她扎着低马尾,头发也被弄得乱糟糟的了。

        易骜川骑得那么快,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叶晴是很怕坐机车的,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再加上他又骑得飞快,她恐慌不已。

        可是她却倔强地不肯抱住易骜川,也不敢让他开慢点,双手就一直紧抓着座驾后面寻求一丝安慰。

        每一次易骜川帅气飘逸的压弯对叶晴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她双手发疼发软,快要没力气承受得住下一次的压弯了。

        真的很害怕被高速甩出去。

        易骜川扫了眼仪表盘上的速度,已经60了,可是叶晴就是不肯抱他一下,他不爽地骂了句:“抱老子一下会死是吧?”

        后座的叶晴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易骜川不满极了,右手油门近乎快按到了底,车速不断在飙升。

        他刻意绕了路,这条路修得笔直平坦,车俩又少,最适合晚上飙车了。他经常跟兄弟在这条路上炸街。

        黑色机车在笔直畅通的道路上呼啸,快得只能看清一抹黑色身影划过夜幕。

        当时速飙到90的时候,易骜川才猛地反应了过来。叶晴还带着笨重的头盔,而且风声那么大,听得清楚他说了什么才怪啊!

        不用看也知道叶晴肯定被自己吓得不轻,不出意外,肯定已经哭了吧。那副受尽委屈饱含泪花,却又因为害怕和畏惧而不敢说的可怜样。

        他觉得自己真他妈不是东西!

        易骜川直皱眉,连忙猛松油门,车速也随之猛降,90降成30几。

        叶晴感受到车速逐渐趋于平和,心中的恐惧这才减少许多,小幅度放松了下抓得生疼的手,但还是不敢放松紧惕。

        那双软白的手都已经抓得红彤彤的了,被泪水洗过的杏眼微红,还有泪在里面打转,眼角泛泪,细长卷翘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小泪珠。

        刚刚车速飙到90的时候,她是真的被吓哭了,满腹委屈和恐惧。

        易骜川心软得不敢再吓她,后半段路都是慢慢骑的,速度不超过40。

        十分钟没有就到了。

        易骜川稳稳停下车,长腿踩在地上,但还没来得及熄火拔掉钥匙,叶晴就已经下车摘下了头盔。

        她把头盔塞给他,转身就走。连温柔的背影都透着生气,格外气愤他那霸道的做法,真的越想越委屈。

        叶晴吸了吸鼻子,有闷闷的鼻音,听得出来是哭了,而且脸上有两行泪痕。

        “喂!”易骜川急了,火都懒得熄了,车钥匙还插在车上。

        他连忙追上去,看见叶晴哭了,一下子就慌了:“靠!你哭什么啊,老子后面不是骑得很慢了吗?”

        叶晴不想理他,甚至连一个眼神也不分给他,一个人闷着头往前走,有点一瘸一拐。

        易骜川真急了,堵在她前面倒着走,不断追问:“你他妈倒是说话啊,哭什么哭啊?”

        叶晴停在原地打望了一下四周,怕再被叶俊才看到什么。

        确定他不在,然后叶晴才生气地对易骜川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看谁都含着笑意的杏眼此刻不再温柔含笑,很严肃很生气地看着易骜川。

        易骜川愣了一秒,自知理亏,妥协了:“行行行,我不跟你就是了,那你走慢点。”

        叶晴“嗯”了声,一瘸一拐地慢慢消失在了楼口。

        易骜川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情烦躁不已,一脚踹飞脚边的空塑料瓶。

        他怎么看不出来叶晴很讨厌抗拒他呢,可是他又忍不住想去和叶晴接触,逮着一点机会也不愿放过。

        真他妈犯贱啊!

        易骜川憋着一肚子火回了家。家里又是一堆少年聚在这里玩,打台球的,打麻将的,抽烟喝酒的。

        家里有些乌烟瘴气的。

        别人都成群结队玩得不亦乐乎,易骜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闷酒,拿着啤酒瓶仰着头一口接一口地闷。

        一瓶酒瞬间只剩半瓶了。

        一个打台球的兄弟见他一个人坐沙发上,就冲他说:“川哥,过来打台球呗。”

        易骜川只是瞥了他一眼,不理人。浑身气压很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

        那个兄弟索性也不多嘴了。

        董家豪看出易骜川心情很烦,但想想还是过去了:“川哥,我有事要跟你说。”

        易骜川含着酒瓶在灌酒,不耐烦的眼神示意他有话快说。

        “跟叶晴有关的。”

        易骜川立马把手中的酒瓶放茶几上:“说。”

        “昨天晚上我们强迫叶晴回家的事被叶俊才看到了。”

        董家豪把今早上跟叶俊才的事说了,叶俊才侮辱叶晴的那些话他一字不差地都说了出来,最后还补了句:“叶俊才和叶晴好像还是姐弟关系。”

        易骜川听见那些侮辱性的词语,整张脸阴冷到了极点,董家豪好几次都不敢说下去了,最后在易骜川强硬的逼问下才敢说的。

        “我艹他妈的!”听完后,易骜川气得抓起面前的酒瓶就往地上猛摔。

        他正愁火气没地方发泄。

        酒瓶“嘭”地一声碎一地,玻璃渣到处都是,屋子里的人都被吓到了,纷纷看向怒火中烧的易骜川。

        薛凯还在小声问刘佳芋:“川哥咋了?咋发这么大火气?又跑出去吃火药了?”

        刘佳芋小声回:“我咋知道啊。”

        少年漆黑的眼眸里燎原的怒火在滚动,手臂青筋暴起,一瞬间暴戾横生:“老子不会放过那个杂种的!”

        他要让他知道乱说话的下场。

        怪不得叶晴那么抗拒自己,怪不得她刚刚在楼下东张西望生怕被人看到,原来都他妈是因为那个叶俊才啊。

        ……

        第二天中午,董家豪找了个机会一个人堵在叶俊才伍杰两个人面前,丝毫不畏惧:“傻逼叶俊才,你昨天不是说要打老子吗?敢不敢去天台上单挑?”

        他这么猖狂的挑衅,两人瞬间不服气了,自然要去了。一打二,他们可不虚。

        可是到了天台过后两人才发现中计了,易骜川那三人也在这里。

        叶俊才慌了,大骂董家豪:“你妈!你耍赖!”

        “那又怎样?老子他妈等你很久了啊。”易骜川阴狠张脸,叫人不寒而栗。

        叶俊才吓得半死,拔腿就想跑。易骜川长臂一伸,力劲大得惊人,掰着他的肩一下就把他摔到了地上。

        而伍杰被其余三人堵到墙壁上,动都不敢动。

        易骜川一人把叶俊才狠狠揍了一顿,一边拳打脚踢一边骂:“艹你妈的!喜欢乱说话是吧!喜欢乱侮辱人是吧!”

        叶俊才被打得跪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川哥!你别打我了!我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易骜川又狠狠把他踹趴在地,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刀尖对着他的脸,狠厉威胁道:“老子警告你,再敢说那种话,老子割你舌头!”

        “是是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刀横在面前,叶俊才怕得要死。

        收拾完叶俊才这个混账,易骜川又过去找伍杰,阴笑道:“给你那个混蛋哥哥带个话,这周六下午老子要跟他约架,还是老地方。”

        伍杰是伍刚的亲弟弟,伍刚不在,他在易骜川面前怂得像条狗:“是是是,记住了!”

        易骜川让两人滚了,收好刀对薛凯说:“这周六多找点人来,上次老子被抓单的仇必须报。”

        薛凯比了个ok手势。

        上次他就是被伍刚一堆人抓了单,才在巷子里被打得那么惨。结果后面就阴差阳错地被好心的叶晴救了。

        易骜川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骂她多管闲事也只是担心她会被伍刚报复,后面收她保护费也只是想吓吓她而已。

        而帮她夺回被罗美婷抢走的钱,就当是还她救自己的人情了。

        龙山中学就在三中的对面,只隔了一条马路远。站在这的天台上能看见三中的操场和教学楼。

        正午的阳光明媚刺眼,气温还带着点暑气。三个少年靠在天台的栏杆上随意谈笑。

        薛凯一人发了根烟,易骜川接了烟,但是没抽,别在耳后。

        少年手臂随意搭在栏杆上,耳后别根烟,短黑碎发在艳阳下熠熠生辉,目光眺望不远处的三中。

        三中操场上好多穿着蓝白校服的活泼身影。他在想:叶晴在干嘛呢?是在操场还是在教学楼?

        薛凯抽了口烟,随口问道:“下午怎么玩?回去打牌还是去酒吧?”

        刘佳芋:“我都行。川哥想去哪儿?”

        易骜川目光始终落在三中,弯唇一笑:“去三中转转呗。”

        人情已经还了,只是易骜川似乎上瘾了。

        他不想戒掉这份阴差阳错的缘,即使在叶晴眼中这份缘是孽缘也罢。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39.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