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医院。

        叶俊才鼻青脸肿地躺病床上,王雪梅心疼死自己儿子了,抱着他吆喝:“哎哟我可怜的儿啊,谁把你打得那么惨的啊!”

        叶晴进来得不是时候。

        叶俊才一看见她进来了,也不分青红皂白就指着她乱咬人:“妈,就是她!肯定是她看不惯我才找人把我打成这样的!”

        “叶俊才你乱污蔑我干什么?”叶晴真的生气得不行。

        可是王雪梅才不管那么多,听信了叶俊才的一面之词,把气全都撒在了叶晴身上,上去就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病房里响起清脆的一声“啪”响,叶晴被打得稍偏头,白嫩的脸上立刻红了,多了一个巴掌印。

        王雪梅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叶晴咒骂:“你个死丫头,心肠怎么这么坏!他可是你亲弟弟啊,你居然还找人打你弟弟。我可告诉你,你弟弟要是出什么事,老娘跟你没完!”

        跟个泼妇骂街似的。

        叶俊才在病床上看得可舒坦了,他可有人撑腰呢!

        叶晴强忍住委屈和愤怒,再次解释:“我说了,这事跟我没关系,我根本就不知道叶俊才被人打了,更没有叫人来打他。”

        她眼里有些许的泪花在闪烁,真的满腹委屈。

        王雪梅却不依不挠:“你个死丫头片子,居然还敢顶嘴!”

        这间住院房里只有他们一家,叶晖也在这里。

        儿子被打成这样,王雪梅又在病房里大闹一场,叶晖是真的心烦意乱。

        他不耐烦地呵斥:“闹够了没?都消停点行不行!”

        王雪梅这才忿忿算了。

        叶晖质问叶晴:“你弟弟被打确定跟你没关系?”

        “真的跟我没关系啊。”叶晴都快急哭了。自己明明解释过那么多次,为什么父亲偏偏还不信呢?

        就在叶晖即将相信之际,叶俊才还嫌事闹得不够大,搁那煽风点火:“不是你叫人来打我才怪啊!肯定是你昨晚跟别的男人回家被我看到了,你恼羞成怒了就叫他们来报复我!”

        叶晖深皱着眉,一副很失望的样子看着叶晴。

        “你胡说!”叶晴被冤枉得难受。更难受的是她百口莫辩,而且就算解释了也没人相信她。

        王雪梅也搁那煽风点火,抱着她儿痛哭:“我的儿啊!你好可怜啊!被人打得那么惨!”

        病房里实在太闹了,吵到了隔壁病房的客人休息,于是护士进来了。

        “你们安静点,这里是医院,不要打扰了其他病人休息。”护士看看手上的病历,又说,“还有,现在下去拿药和付费。”

        叶晖跟王雪梅一个下午拿药,一个下去付医药费。

        现在病房里就只剩得意洋洋的叶俊才和委屈愤怒的叶晴。

        “为什么要诬陷我?你明明知道跟我没有半分关系。”叶晴严声质问他,温柔的脸上却满是愠怒。

        她很久没有那么生气过了。

        叶俊才却不以为然:“我怎么知道不是你干的?我昨天才看到你跟别人上楼,今天就被那些人打了,不是你喊的他们鬼信啊?”

        他得意地笑笑:“再说了,就算不是你干的又怎样?爸妈就是要信我的话你又能怎么办呢?”

        叶晴憎恨着他,可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说得对,就算他污蔑她,父亲也会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她恨,可是内心也悲伤失望。

        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又用力关上,易骜川杀气腾腾地走了进来:“看来你他妈还是那么爱乱说话啊,老子早上就该割你舌头的。”

        他恶狠狠地注视着叶俊才。刚刚的话他在外面全都听到了,愤怒不已。

        叶俊才见他这个混球居然来了,惊恐万状,一个翻身跳下了床,怂得躲在病床后面只露个头出来。

        他对着叶晴痛骂:“草泥马的,你还说没叫人打我!”

        叶晴只是一脸冷漠地看着他,都不想和这种人多说一个字。

        易骜川只是看了叶晴一眼,掏出匕首抡出刀刃朝叶俊才逼近。

        “老子连她是谁都认不到,打你只是因为你他妈嘴欠说董家豪。”他冷笑一声,“非要老子割了你舌头,你他妈才老实是吧?”

        少年勃然大怒,阴狠得吓人。手中的刀刃在白花花的灯光下寒光一闪一闪的,锋利无比,寒气逼人。

        仿佛下一秒就要捅上来了,叶俊才怕得要死,躲在病床后面瑟瑟发抖,连忙认错:“川哥!川哥我真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

        易骜川冷“呵”一声:“你他妈早上也是这么保证的。”

        为了不被割舌头,叶俊才连忙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闷声响了四次。

        “我真错了啊川哥!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啊!”叶俊才痛哭流泪,头也磕得流血了。

        他还哭着求叶晴:“姐!姐你帮我说说话啊,劝劝川哥吧!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说你了!”

        叶晴却冷漠得一言不发,丝毫没有要劝易骜川的打算,反而觉得很解气。叶俊才这个恶人他活该,自作自受。

        不过她也惊讶易骜川为什么会找到这里呢?

        易骜川顾忌叶晴还在这里,不想被她看见自己血腥暴力的一幕,便收了刀,再次狠狠警告了叶俊才:“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再有下次,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他妈的给老子注意点。”

        “是是是,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叶俊才连忙点头保证。

        易骜川这才放过了他。

        不过临走前,他还装作和叶晴不熟的样子,像个流氓一样痞里痞气地和她搭讪:“美女,长这么漂亮叫什么名字啊,给个联系方式呗?”

        叶晴后退一步,微笑疏离:“我和你不熟。”

        做戏做全套,易骜川不满地“切”一声:“不给拉倒,装什么清高啊。”

        叶晴觉得有点好笑,他们确实也不熟呀。

        眼见易骜川关门走了,叶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王雪梅拿药回来了,看见儿子痛哭流涕的,额头还在流血,她心疼得要死,上去就抱住他:“我的儿啊,你这又怎么了啊!”

        她又恶狠狠地盯着叶晴:“是不是这个恶毒女害得你这样的?”

        叶俊才才被教训过,还哪敢乱说话啊,连忙撇关系:“不不不,不是我姐干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出了血,跟姐姐一点关系也没有。也不是姐姐找人打的我,妈,你别乱冤枉姐姐。”

        叶晴在一旁轻弯起一点唇,有点嘲笑的意思。这人变脸倒还挺快的啊。

        王雪梅找不到借口骂叶晴了,气急败坏道:“死丫头你还站这里干什么,滚一边去,看着就碍眼。”

        叶晴不跟这个泼妇计较,默默离开了病房,打算回学校继续上课。

        医院上下楼的人很多,电梯要等太久。叶晴所在七楼,不算太高,她打算走楼梯下去。

        结果刚转角进楼梯间,她就看到易骜川倚靠着墙壁在抽烟。嘴里叼根烟,样子痞里痞气的。

        他显然没想到叶晴会来这,愣了下,随后立刻把烟丢到地上踩灭。

        他知道叶晴不喜欢烟的味道。

        少年求表扬似的扬起了微笑:“刚刚我表现得还不错吧?来得还挺及时的是吧?”

        叶晴“嗯”声,然后问:“你怎么会来这里呀?”

        易骜川眼里笑意更甚:“因为我有先见之明呗,知道那混账东西被收拾一顿也不安分,就过来帮你了呗。”

        他笑得又宠又坏:“我可专门跑老远来帮你,都不说声谢谢?”

        叶晴轻弯唇露出真诚的笑容:“那,谢谢你了啊。”

        少女脸上挂着甜淡的微笑,温软的声音有着三月春风轻拂过江南岸的温柔,纯净得不像话。

        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她对他笑啊,甜淡的微笑胜过这世间所有的甜蜜,易骜川也情不自禁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脸上狰狞的伤疤此刻温顺得像条可爱小蛇一样,一点也不恐怖了。

        他近乎沦陷在她的微笑里,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仿佛下楼梯时踩漏了一层。

        “谢谢没用,你欠我个人情。”少年漆黑的星目里盈满宠溺的笑意。

        “啊?那你想怎样呀?”懵懵的样子乖巧可爱。

        易骜川凑上前一步,痞帅的脸上满是坏笑:“当我女朋友考虑下?”

        叶晴顿时脸红了,羞愤得扭头就走:“不考虑,我又不喜欢你。”

        眼见人要被自己气走了,他想都没想就上去从后面打横抱起了她,不让走。

        少年有劲,手臂一揽就把人稳稳抱在怀中。

        又被抱了,叶晴又惊又气,羞愤着在他怀中挣扎:“易骜川你无赖!你放我下来!”

        易骜川却笑得满脸宠溺:“乖一点,我抱你到一楼就放你下来,不然不放。”

        叶晴自知是斗不过这个无赖的,只得被迫同意了,停止了挣扎。

        易骜川笑意更浓:“搂着我,不然不走。”

        “你混蛋你!”她羞愤得不行,杏目圆睁着。

        在易骜川眼中全都成了可爱。他笑得痞坏:“我就是混蛋,就是要耍无赖,反正你不搂我这混蛋就不走了。”

        叶晴咬咬唇,忍住恼羞还是搂住他了。搂得一点也不紧,两条白藕般的胳膊只是轻搭在他脖子上做个样子。

        易骜川却很满意地抱着她下楼,脸上的笑容就没停止过。

        “真乖,真听老子的话。”

        他觉得她真的好乖啊。

        叶晴又羞又气,觉得他是真不要脸。这无赖怎么就是那么霸道那么不讲理呢!

        楼梯下到一半,易骜川含着笑问她:“你要去哪?学校还是回家?”

        叶晴不想告诉他,心想自己要去哪里关这人什么事呀?

        没得到满意的答复,无赖又犯浑了,不走了,就硬生生站在四楼楼梯上。

        易骜川坏笑着说:“你要是不说,那老子就不走了。”

        “去学校。”叶晴无语死了,觉得这人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恶霸兼无赖。

        “哦,我送你去。”

        叶晴吓得连忙拒绝:“别、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易骜川笑得有点坏:“老子就是要送你去。反正你还欠老子个人情,送你去了人情就算还清了。”

        叶晴蛮无语的,只能答应了。

        到一楼了,叶晴真是一秒都不愿多呆在这个流氓的怀里,易骜川也守信地放她下来了。

        只是他有些舍不得这温软的身段抱在怀里的感觉,还有她身上香香的味道,那种最纯净淡雅的清花香味。

        叶晴坐上了他的机车,但是心里对上次坐机车的经历有不小的阴影。

        她害怕易骜川再次不顾自己的感受骑得飞快,就用商量的语气和他讲:“等下,你能不能骑慢点?我有点怕。”

        她是真害怕坐机车,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叶晴小声说自己害怕的样子对他很受用,易骜川心都软了,冲她微笑:“别怕,这次我会骑得很慢。”

        叶晴“嗯”了一下,易骜川还是把头盔给她戴上,然后点火,慢慢松的离合。机车也慢慢悠悠地向前行驶。

        易骜川说话算话,整条路都骑得很慢很慢,速度一直稳定在30左右。

        以往他骑机车都讲究一个快字,他享受那种机车呼啸而过,发动机震耳欲聋,晚风吹打在身上的滋味。

        不过现在他却觉得骑得慢也是种享受,前提是后面坐着叶晴。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37.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