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为了她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敷完药,叶晴要走了,易骜川又一脸坏的挡在门口。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叶晴真的快气死了,这人总不会要反悔吧?

        “易骜川讲不讲理啊,我明明已经给你处理完伤了,你还不让我走。”一双温柔的杏眼含着怨看他。

        她觉得自己也蛮傻的,居然和恶霸讲道理。

        易骜川弯唇一笑:“放心,老子会不反悔。最后问你几个问题就放你走。”

        “什么问题?”

        “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不知道。”

        叶晴无语死了,自己喜欢什么类型关他什么事呀,反正肯定不会喜欢他这种类型的。

        易骜川“哦”了声,又问:“有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叶晴又羞又恼。

        这人问这些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生气起来也那么可爱,易骜川忍不住弯唇笑,黑眸里盈满宠溺:“最后一个问题,还有哪些人在欺负你?”

        叶晴愣住了,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

        她想了下,其实现在也没谁明着欺负她什么的了,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易骜川吧。

        这个混蛋总是强迫她做些不愿意的事,比如擅作主张地抱她,强迫让她回家、坐他车这些。

        而且哪里都能碰到他,甩都甩不掉。

        真讨厌。

        “没有谁在欺负我,我可以走了吗?”叶晴肯定不会傻到说出来,不然今天别想走了。

        易骜川宠溺一笑:“走吧。以后要是被谁欺负了就给我说,老子替你出气。”

        叶晴愣了下,“嗯”了声后离开了。

        她心思灵巧,却有点想不明白易骜川为什么要帮她。

        当然,她也只是这么应付他,要是真被欺负了肯定也不会和他说的。

        一是因为她跟易骜川并不熟,没什么好说的。二是因为易骜川替她出气之后,别人报复的肯定还是她啊,到时候还不是她倒霉啊。

        叶晴走后,易骜川穿上衣服走出来,脸上还挂着笑容。

        客厅的薛凯调侃道:“哎哟川哥,笑这么开心是干嘛啊,怕不是喜欢人家叶晴吧。”

        易骜川笑骂道:“老子喜不喜欢关你屁事。”

        薛凯更乐了,从沙发上站起来:“哦哟!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喜欢了呗!”

        易骜川只是笑着,也没否认,脸上笑意更浓几分。

        客厅里的兄弟瞬间起哄沸腾了,都想从他口中得到个确定答案。

        “川哥!你到底是不是喜欢刚刚那女生啊,倒是给个准话啊!”

        “就是啊川哥,别吊我们兄弟些的胃口啊。”

        “川哥,你是不是怂了不敢认啊,哈哈哈哈!”

        “你他妈死远点,老子会怂得不敢认?”易骜川粲然一笑,“老子认了,就是喜欢叶晴怎样?”

        少年微仰着头迎着光站,脸上璀璨的笑容胜过八月艳阳。

        情不自禁想去靠近,费尽心思想去接近,整颗心都悬在她身上,因她喜,因她怒,不是喜欢又是什么?

        现场又是一阵起哄,问他为什么喜欢的,给他出谋划策怎么追叶晴的,吵吵得不行。

        易骜川让他们都闭了嘴,坐到聂雅凡旁边询问道:“叶晴跟徐浩到底什么关系?”

        表情认真,他迫切想知道两人的关系,滔天的占有欲在心里头叫嚣。

        聂雅凡说:“我说了那你可不要生气呀?”

        “不生气,你说。”他已经有些生气不安了,难不成叶晴喜欢那个孬种吗?

        “我觉得,徐浩应该喜欢叶晴吧,经常都会来我们教室找她呢,前两天还约她一起吃午饭。”

        易骜川眉头紧锁,聂雅凡赶紧补充道:“不过叶晴拒绝了。我觉得吧,叶晴应该是不喜欢他的。”

        易骜川这才松了眉,表情好看了些:“那你知不知道徐浩为什么要送叶晴回家?”

        他一想到徐浩送她回家就真的好不爽。

        “这我就不知道了。”聂雅凡不确定地猜想,“可能是徐浩主动要送叶晴回家,表现得太过于热情,叶晴拒绝不了?”

        一听这话,少年很不爽地锤了下茶几,满脸怒意。

        吃醋的滋味真他妈难受。

        这还吓了他们一跳。

        薛凯好心提醒:“川哥,你得抓紧点了啊,可别被那小白脸抢先了啊。”

        兄弟们连连点头。

        易骜川:“老子知道,难不成老子还比不过一个孬种么?”

        ……

        周末早上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天空晴朗,气温是最舒服的25c。

        大概九点左右,叶晴背上自己的斜挎包出门,里面只装着画本和铅笔。她要去公园里画花,这时她为数不多的爱好,最喜欢在温暖明媚的阳光下画花。

        她下楼的时候,易骜川还在家里和别人打地主,薛凯趴在他家窗台上抽烟。

        他恰好看见叶晴在楼下,笑着跟正打牌的易骜川说:“川哥你来看楼下是谁。”

        “四个二。”少年把手中炸弹一丢,扫了他一眼,“谁?老子在打牌。”

        薛凯买了个关子:“是谁你自己来看,反正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先别出牌,等老子回来了再打。”对两个牌友说完后,易骜川起身去窗台边往下望,手里还捏着没打完的扑克牌。

        他看见底下的人居然是叶晴,惊喜一笑。

        明媚阳光下,少女背着淡黄色斜挎包,穿着一身洁白的白裙和白色帆布鞋,温柔干净。

        今天她扎着低马尾,一点碎发轻垂在脸颊两边。叶晴左手遮在额头上,仰头看了看挂在天上的太阳,唇边弯起一点好看的弧度,嫣然浅笑。

        清纯干净得不像话。

        窗边的易骜川看得心动不已,脸上藏不住的溺笑。

        薛凯看他笑得那么开心,乐呵道:“怎样,我就说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吧。”

        刘佳芋也过来看了,说:“她背个包要去哪里吗?应该不是返校,他们返校是今天下午六点。”

        易骜川把手里的牌丢到茶几上:“你们先打,我出去一趟。”

        薛凯又起哄:“哦哟,是去找你的心上人吗?”

        其他几人也起哄地笑着,个个脸上充满八卦的笑容。

        易骜川笑骂:“关你屁事。”薛凯在客厅里抽着烟,有烟味,他嫌弃道,“还有,以后要抽烟离老子远点抽。”

        他知道叶晴不喜欢烟的味道,所以这段时间他抽得很少了,烟瘾犯了实在受不了了才抽两根。

        易骜川下楼去正好赶上了叶晴离开小区的背影,他不知道她这是要去哪,于是偷偷跟着她。

        一路上,叶晴都沉浸在好天气的喜悦中,并未发觉自己已经被跟踪了。

        公园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不过早上九点来这的人不算多,偌大的公园里人稀稀拉拉的。

        叶晴坐在花坛前的公共长椅上,花坛里有着不同种类的花卉,形成一片五颜六色的小花海,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叶晴把包放到旁边,从里面拿出画本摆在腿上,盈白纤细的手指捏着削尖了的铅笔开始描摹面前的花海。

        她画画一般都是先用铅笔描摹出素描,然后再决定上不上色。

        她认真又耐心地勾勒着素描,面前阳光突然被挡,放腿上的画本也被一只手拿走了。

        叶晴一抬头就看见易骜川站在她面前挡住阳光,手里拿着她的画本在看,唇边泛着一丝笑。

        叶晴都无语了,怎么哪里都能撞见这个无赖的恶霸呀。

        真的是孽缘啊,避都避不开。

        “易骜川你把东西还给我。”她站起来想要去抢,易骜川坏笑着把手往上一抬。

        二十几厘米的身高差叶晴踮起脚尖都够不着他手里的画本,气恼不已,睁着水盈盈的杏眼嗔着他。

        易骜川顶着娇嗔的目光快速翻完了那本画,把画本还给了她,笑着说:“原来你喜欢花啊。”

        叶晴把画本紧紧抱在胸前,防止这个讨厌鬼再抢走:“不行吗?”

        听得出来还是有点气呼呼的。

        “可以啊。”易骜川笑得又宠又坏,“不过老画花那多没意思,画我呗。”

        他走到公共长椅边坐下,整个人斜倚着椅背,花臂随意搭在扶手上,翘着二郎腿。

        整个人痞里痞气,恣意不羁。

        “就画这个造型。敢拒绝那你可就别想回家了。”少年痞帅的脸上挂着玩味不恭的坏笑,昨天受的淤青敷了药今天已经好多了。

        叶晴真是有一百个不愿意啊,她才不想画易骜川呢。

        她说:“我只会画花,不会画人,画丑了可不准赖我。”

        她画了很久的花,但是从来没画过真人,她也不敢保证画好。

        “放心,我很讲理的,画丑了也不揍你。”易骜川勾唇一笑又补充道,“不过要是画得太丑,那老子可就揍哭你。”

        叶晴真是无语了,这算哪门子讲理啊?

        最后叶晴画了好久,画得手都酸软了,蹲得腿也酸软了,终于给画好了。

        现在都已经是中午了。

        画画的时候,易骜川好几次都坐得不耐烦了,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他起身就想走。

        可是他看见叶晴蹲在自己面前画得那样认真,时不时甩甩发酸的手臂,换一只腿蹲,认真作画的模样特别可爱,易骜川就舍不得走了。

        画好过后,易骜川期待地拿过画本看,也不知道自己被画成什么样了,有没有被叶晴故意画丑什么的。

        但其实不管被画成了什么样,画得是好是坏,他都觉得开心,因为是叶晴画的。

        出乎意料的是,叶晴画得很好。

        阳光下,骄傲跋扈的少年翘着二郎腿随意靠在公用椅子上,刀削般锋利的脸庞上挂着玩味不恭的笑。

        脸上斜着一道十厘米的长疤,有那么一些狰狞,却丝毫不影响少年那张痞帅的脸庞,反而凸现几分野性。

        她确实画出了易骜川的那种痞坏与跋扈。

        画得特别好。

        易骜川在看这副画的时候,不自觉地就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易骜川穿的是短袖,花臂是露出来了的,但是叶晴却没有画,他在看画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问道:“老子的花臂这么帅,怎么不画?嫌麻烦啊?”

        叶晴诚实地“嗯”了一声,又说:“而且我觉得,你没有纹身更好看一些。”

        女孩眼神清澈,并未说谎。

        纹身好不好看还得看个人理解,有些人就觉得很酷很帅,有些人就觉得怪吓人的。易骜川是前者,叶晴是后者。

        不过听到叶晴说他没有纹身会更好看时,易骜川倒是楞了下,若有所思。

        “画我已经画好了,我能走了吗?”叶晴怯弱和他商量。

        易骜川没回行不行,只是笑着把画本和铅笔递给她,手指点了点这副画的右下角空白处:“在这署个名,签爷的名字。”

        叶晴被迫拿上铅笔在那处写下了“易骜川”三个字,字迹灵动隽秀,透着一股温柔干净。

        还真是字如其人。

        自己的名字被喜欢的人写得那么漂亮,连同着自己的画像一起留在了那一页画纸,易骜川无比满意。

        “把这张画保存好,不准撕。还有,要是这画出什么意外坏了或是不见了的话,那老子就揍哭你。”少年笑得又宠又坏,就爱欺负叶晴或是口头上吓吓她。

        他可舍不得揍她,更舍不得看她哭。

        他只是想在叶晴哪里留点关于自己的东西。

        叶晴无奈地恨了这人一眼,装好自己的东西背上挎包,说:“现在我总能走了吧?”

        这人老是说什么揍哭她之类的,真讨厌。

        “走呗,我们一起走。”少年心情大好,唇边漾着笑意,顺带看这晒人的阳光都顺眼得多。

        一听这话,叶晴面露一点迟疑,易骜川顿时语气又凶又宠道:“怎么?只准你走还不准老子走了是吧?”

        被凶了,叶晴莫名有点委屈,嘟哝道:“那你走啊,我也没拦着你呀。”

        温软清甜的声音像根小羽毛挠在心上似的,真叫人心痒痒。

        易骜川犯浑,抱着双臂还不走了。

        叶晴看他不走,那自己先走了,结果易骜川看她走了才肯走,叶晴怎么走他就怎么走,而且就死赖在她旁边,撵都撵不走。

        反正他今天就是要跟着她回家。

        叶晴也看出来了,只能倒霉认了。谁让她那晚上非要多管这人的闲事啊,现在被这人赖上了甩都甩不掉。


  (https://www.motanwx.cc/mtk97596380/43190834.html)


1秒记住墨坛库:www.motan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otanwx.cc